当前位置:首页驴友文集 → 正文

幽幽五松坑

宁海旅游网 http://www.nhly.net 2008年04月09日 飘流/文


自上次独走白龙潭,听说了在影潭山脚下,在幽幽的竹林中,隐藏着一条幽深的小溪:五松坑,那里有着神秘的五松龙潭,不禁激起了我要一探究竟的念头。这么好的风景不忍一人独享,便相约了三五好友同行。又想与更多的驴友同享,于是便在网上发贴,未曾想同行者有20人,真是高兴。
约8时10分,17人自总站坐深圳车出发,在冠庄与人生闲品同行,海之子二人已早到五松等待。约8时40分到达五松,古祠前那一颗500多年树龄的红豆杉,以虬劲的枝条,翠绿的细叶,迎接着我们的到来。杉木的主杆因风雨苍桑,已腐朽不堪风雨的肆虐,淳朴的村民为了保护这颗风水树,用水泥加固,才使得它仍能枝繁叶茂的屹立在那里。翠绿的细叶显示着它已经历了严冬,迎来了美好的春天,它将会青春永驻。村中的古祠,虽不有名,那梁上的花鸟虫兽,雕刻精美,古色古香,祠中那一方戏台,虽显得破旧,台顶的藻井,做工之精细,设计之科学,倒也不俗。台上悬着的那一块匾:半入云,显示着古人高深的文化内涵,我等凡夫俗子岂能悟透。祠中正堂上悬挂着:朱氏宗祠的匾额,显示着村中族人曾经的显耀和风光。正自沉静在古祠的风韵中,却听有人提醒,该上山了,方意忧未尽的走出山门。溪边的一颗白梅正好扑面而来,那洁白的花瓣,那飘渺的暗香,尚在传报着春天的到来。
穿过村庄,沿着村民伐竹的小道上行,那小道痕迹斑斑,不知有多少玉竹,从他身上划过。一路上两耳倾听溪水淙淙,越过一块块尚留有稻荐的梯田,只见一株株小树,嫩芽未露,枝头一簇簇黄花盛开,似与梅花争春。来至一处石屋前,沿着左边小道,穿过竹林,便是五松坑,它狭窄凌乱,故而称之为坑,算不上华美壮观,上方的五松龙潭,狭小的山壁上,一缕细水流下,注入狭长的龙潭。真难以想象如此地方,竟也能藏下呼风唤雨的蛟龙。正所谓天地之大,山水之美,无处不藏龙卧虎。五松龙潭,谈不上壮丽,更谈不上华美,也许一个字可以感悟:幽。只有用你的心去参,用你的心去悟,才有体会它的幽,它的美。
探过了龙潭,沿着竹林上行,来至一处荒废的茶园,有几间破烂的茶房,疲惫不堪,茶农使用的物件狼籍。沿茶房右边的山道便向影潭山攀行,一路上山茶妖艳,不知名的淡黄色的小花,绽放着春天的笑魇。走着走着,一个个已是汗流浃背,头上热气蒸腾,将一身的不洁之气尽情释放。来至一茅草众生的山岗,四周山体尽是落叶灌木,间或有几许绿色点缀。在周老师的指引下,钻过灌木众,小心提防着浑身长满粗刺的奇树,一探叠岩的风采。只见五块岩石错落有致的磊叠,时凸时凹,时大时小,上面的一块最大,以不可抗拒的震慑之势,憾卫着他们的精神,不管风摧雨残,始终矗立。正自陶醉在叠岩的奇异之中,忽听开心叫到:“飞马腾空”。昂首张嘴,两蹄腾空,欲势腾飞,气宇非凡,好一批骏马。马远又在惊呼:霸王龙。在天崩地裂的巨变中,霸王龙化作了神奇的幽灵,长存在此间。风之塔爬上了这座怪异的石塔,欲一展雄风,驾龙乘风。一个个无不为天地之造物,自然之玄妙,而惊叹不已。
观过了叠岩,继续向影潭山冲峰。行走在山颠之上,时而凉风习习,时而又在山谷中感受着阳光的温暖。影潭山海拔790多米,登至山顶,已十一点半了。在山顶休息进餐,补充能量,恢复体力。十二点一刻又向香山顶进军。影潭山体陡峭,砂石稀松,草木植被溃乏,下山之行也有些难度。行走在山颠,放眼四望,宁海县城隐约可见,大大小小的村庄掩映在山林中。四周山川边绵,源源不绝,又似一条条巨龙伸向四方。沿着防火带,翻过一座座山头,攀白岩,于二时登上了海拔800多米的香山尖。下香山,向里岙方向行进。走山道,闻涛声,钻松林,来到了早有所闻的“香山别墅”:高湖。高湖有一泉,泉水汇成一湖,且泉水素有灵验,能治百病,故而湖旁建有小庙,并建有供人休息的厅房,屋内锅碗瓢盆、桌椅被床一应俱全,常有驴友来此露宿。桌上还留有煮熟的芋艿,嘴馋者禁不住芋香的诱惑,取之解馋。
别过了高湖,下山道,进入薪碳林。两边常绿灌木众生,枝叶簇拥,形似园中的林荫道。走出林荫小道,便入一片浩瀚的竹林,翠竹玉立,竹道幽静,浩如烟海,殊不知这静中有动,息中不止,竹箭临风抱子思,无数的生命正在孕育中。山竹林,远远可见里岙村。到达村中已是下午三时半许,少时便有中巴车到达,登车回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