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旅游信息 → 正文

【征文3】

徐霞客精神与宁海旅游文化建设 

 
 
宁海旅游网 http://www.nhly.net 2014年12月22日   作者:陈庆明

《徐霞客游记》开篇之日(519日)成为“中国旅游日”。中国旅游日的设立,彰显了徐霞客这位“游圣”对中国当代旅游事业的巨大影响,深入挖掘他的精神内涵,对于宁海乃至旅游带上的其他十几个城市来说都具有重要意义。作为“游圣”徐霞客,又被称为千古奇人。“奇”,一是因为特殊、罕见,再者体现了后人对他的羡慕与敬仰。除了“热爱祖国,献身科学,尊重实践”(李先念语)外,徐霞客崇高的人格是世人对其仰慕的一大因素。另外,他欣赏自然、尊重自然、爱护自然的行为,体现出深刻的生态旅游思想,也值得我们敬仰与借鉴。

    
       一、崇高人格启示现代人

崇高和优美是美学研究中的一对重要范畴。自古以来,人们往往将“美”等同于优美,而忽视了崇高的存在。直到德国古典主义哲学的开启者康德才从人学及伦理的高度对这两个范畴进行了新的考察。康德认为审美本身面对的是事物的“表象”、“外观”,没有世俗的功利性,但能使人获得超越性的快感,所以他说审美判断在内容上既是无目的的,又存在目的。和优美比较起来,崇高在表现形态上趋向于巨大、无限,在内容上更趋向于他所推崇的“最高的善”。“我们在我们的外面或是也在我们的内里(例如某些情操)所称呼为崇高的,只是表象为一种心意的力量,通过道德的原则克制了感性界的某些一定的阻碍,并且由此成为有趣味的。”克服困难,并以此为乐,正是崇高人格的一种重要体现。康德对此倍加推崇:“每一属于敢作敢为性质的情操(既是激起我们的力量的意识,克服着每一障碍)是审美上的崇高”。他认为崇高和优美在人格的构建中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席勒吸取了康德的见解,系统地提出了美育的思想,指出美育既包括优美的教育也应该包括崇高的教育,优美可以“在紧张的人身上恢复和谐”,是“融合性的美”;崇高则“在松弛的人身上恢复张力”是“振奋性的美”。

知难而进、勇往直前、克服困难正是崇高人格的具体体现。纵观徐霞客探索的一生,可以非常强烈地感受到这种人格的魅力。徐霞客的游历被称为“以躯命游”,他不仅不畏艰险,而且逢险必登,以历险为乐,表现出顽强的大无畏的探索精神。翻看60万字徐霞客游记,对出入险境的描述可谓比比皆是。开篇一章里,他写道:“自奉化来,虽越岭数重,皆循山麓;至此迂回临陟,俱在山脊。”可见旅途之曲折困难,但是他却不以为然:“而雨后新霁,泉声山色,往复创变,翠丛中山鹃映发,令人攀历忘苦。”初四日,他来到石梁:“梁阔尺余,长三丈,架两山坳间。两飞瀑从亭左来,至桥乃合流下坠,雷轰河颓,百丈不止。余从梁上行,下瞰深潭,毛骨俱悚。”尽管石梁的环境让人如此惊骇,但他却对其近乎痴迷:“过昙花,入上方广寺。循寺前溪,复至隔山大石上,坐观石梁。”初六日,“已至一山嘴,石壁直竖涧底,涧深流驶,旁无余地。壁上凿孔以行,孔中仅容半趾脚,逼身而过,神魄为动。”开篇之时,徐霞客就为自己的游历定下了基调。其后的山山水水间更是处处留下他无畏的脚步,除了广为人知的在湘江遇强盗跳水求生的典故之外,游记里光以“更生”两字表达自己的感受就有三次:第一次出现是在“闽游日记后”一节中——“石隘处上逼下碍,入时自上悬身而坠,其势犹顺,出则自下侧身以透,胸与背既贴切于两壁,而膝复不能屈伸,石质刺肤,前后莫可悬接,每度一人,急之愈固,几恐其与石为一也。既出,欢若更生,而岚气忽澄,登霄在望。”这是他勇攀浮盖山的一段体验。第二次出现在“粤西游日记二”里——“时暮色已上,谓已在洞后,从其左越坳而下,即可达洞前,即无路,攀茅践棘,不过里许,乃竭蹶趋之,其坳皆悬石层嵌,藤刺交络,陷身没顶,手足莫施,如倾荡洪涛中,汩汩终无出理。计欲反辄刘公岩,已暝莫能及,此时无论虎狼蛇虺,凡飞走之簇,一能胜予。幸棘刺中翳,反似鸿蒙泥沌未凿,或伏穿其跨下,或蹂踔其翳端,久之竟出坳脊。俯而攀棘滚崖,益觉昏暗中下坠无恐。既乃出洞左蔬蛙中,始得达洞,则参慧已下楗支扉矣。呼而启扉,再以入洞,反若更生焉。”第三次则出现在“滇游日记九”中——“出洞,循崖而北半里,其下亦俱悬崖无路,然皆草根悬缀。遂坐而下坠,以双足向前,两手反而后揣抓草根,略逗阻滞其投空之势,顺之一里下,乃及其麓。与顾仆见,若更生也。”三次“更生”,旅途之艰险可想而知。但正是这种艰难险阻,正是这种知难而进的精神,铸就了他崇高的人格,形成了他伟大的精神。

徐霞客淡泊名利,为了求真,为了欣赏祖国的自然山水而盎然前行,他的这种崇高人格,这种不怕艰难险阻、勇于探索大自然(但不是征服大自然)的精神对于当代社会具有十分重要的启发意义。当今中国,由于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以及对于“效率”的片面追求,使得人们在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的同时,精神世界却越来越匮乏,信仰缺失,或者说拜物教的风行,让越来越多的人陷入焦虑之中。人们越来越自我,越来越自私,目光越来越短浅,崇高人格更是越来越难觅踪影。物质的富裕并没有相应带来精神的满足。当代新儒学的代表人物杜维明先生就指出:中国社会病了,但是元气尚存。“一方面,我们的期待比较高,期望人民素质达到更高的水平;另一方面,我们发现自己遭遇不少困境,比如社会秩序不够稳定、生态环境遭受污染、人文环境有很多缺失……再比如,市场经济的急速膨胀带给人们烦躁的急迫感,对健康的社会氛围也有很大冲击。”他认为“物欲的释放”是造成社会病态的一个重要原因。而对于医治这种精神上的亚健康,他认为儒家思想中个人、社会、人与自然、人与天保持和谐的因素会大有作为。物欲的膨胀却造成精神的萎缩,这种时弊有愈演愈烈之势,亟待解决。当代年轻人完成服膺于生产关系对现实个体的统治,精神上虽然有期望,但却缺乏真正的创造力,越来越囿于个人的小圈子。随之而来的是体力的衰弱和精神的萎靡。“宅在寝室,谐在网上”这是公元20109月杭州高校校园里某国内主要电信运营商打出的广告语。之所以成为广告宣传语,必有广大的市场和支持。“宅文化”现在有大行天下的趋势。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过度地停留在电脑或手机屏幕前,在虚拟的空间里耗费了太多的青春时光,出现了很多精神问题。有人认为现代文明病在“宅文化”上达到了极致。此见解颇有道理。

与当代流行的“宅文化”相比,徐霞客以身倡导的可谓是一种“游文化”。在大自然的怀抱中游弋徜徉,既锻炼了体魄更培养了健康的精神。为徐霞客的这种经历所影响的后人很多。当代重走徐霞客大道的人大有人在,从20世纪初的地理学家丁文江到20世纪80年代的上海古籍出版社高级编辑周宁霞,再到近些年来的《昆明日报》记者杨亚伦、河南青年傅宗科等等,人们受徐霞客精神的感染,纷纷毅然地踏上这条充满神奇的自然之旅。勇于登攀,乐于跋涉,这其实是一种崇高的美的教育。宁海在这方面有着广阔的旅游资源:浙东大峡谷的险峻与壮阔,东海的辽阔。宁海可以打出:远离“宅文化”,体验“游文化”;体验现代生态文明,游海宁真山水;游海宁自然山水,享现代自由人生;走出亚健康,融入真山水;徜徉宁海真山水,塑造现代徐霞客等口号以吸引人们的关注。

(下—页)

 

 

(陈庆明,福建省漳州市长泰县武安镇人)

      相关链接

    徐霞客精神与宁海旅游文化建设   

 

   论坛热帖

 进入评论>>>

    论坛新帖

新会员免费注册
   宁海旅游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原创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宁海旅游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宁海旅游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宁海旅游网)”的作品,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宁海旅游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宁海旅游网联系。
   
 

· 宁海旅游推荐信息 ·

·宁海发现《资治通鉴》记载的黄罕岭
·“白峤”在哪里?
·弥陀庵遗址在何处?
·官塘周氏或为周恩来迁浙始祖周茂之
·周恩来家族迁浙始居地
·《徐霞客游记》中的宁海地名考
·宁海名岭
·宁海佛教四大名山
·文人墨客与宁海名山
·宁海四大名峰
·宁海皇家四大名山

· 宁海旅游图片新闻 ·

上海旅游团考察宁海徐霞客古道 攀登松门岭 上海旅游团考察宁海徐霞客古道
上海旅游团考察宁海徐霞客古道 攀登松门岭 上海旅游团考察宁海徐霞客古道
宁海老年大学文化旅游班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宁海老年大学文化旅游班走进梅山村
宁海老年大学文化旅游班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宁海老年大学文化旅游班走进梅山村
徐霞客俱乐部驴友参加2014“千里走宁海”第二站活动
宁海霞客俱乐部108名驴友参加“千里走宁海”第二站活动 省旅游局党组书记王文娟参观中国旅游日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