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论宁海旧城改造中的徐霞客旅游文化元素

2017 年 08 月 26 日
 作者:赵邦振

  

众所周知,人以地名、地以人成。一方山水养育一方人,一方人士培育一方山水,所以说人与地是密不可分的。一个地方,需要广大志士仁人共同培育才能成其为好地方;好地方的培育成功,则让这一方人民得益匪浅,甚至会收到“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成效。

     现在,笔者来议一议我们宁海在旧城区改造中,为什么要突出徐霞客旅游文化元素?如何突出徐霞客旅游文化元素?

    为什么要突出徐霞客旅游文化元素?溯本求源,我们还得从在近几年来宁海是怎样一步一步地登上了社会的大舞台、慢慢地让世人认知、接纳这个角度上来找点答案。

   这里,我先作一个小插叙。据说,徐霞客的牌子在宁海打响之前,我们宁海的领导干部到省里开会,听报告时,经常会听到省领导干部的口误,把“宁海”念成了“海宁”。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呢?说明了宁海的名气太弱,海宁的名气大大盖过了宁海。就连省里的领导干部对宁海都如此生疏,更不用说普通的人了。到了近几年来,宁海的名气大了、响了,外地的游客也纷纷地涌入了宁海,这种现象是什么造成的结果?我认为同大搞徐霞客旅游文化是分不开的。

    也许有人会说,宁海的出名,不是靠十里红妆吗?不是靠前童古镇吗?不是靠许家山石头村吗……如果没有这些实体,徐霞客旅游个文化牌子岂不是空壳吗?是的,这些问题问得没错。但是,请你试想,如果没有徐霞客旅游文化的牌子,这些实体算什么?可以说什么也不是。如果说没有徐霞客旅游文化的牌子,外地游客会如此众多地涌入宁海吗?谁会想到去开发这些实体景点呢?因此,可以明确地说,宁海的好多实体景点,是徐霞客旅游文化的使然,是徐霞客文化把它们抬上了场面。事实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宁海的许多民俗文化只是一些坐轿者,而徐霞客旅游文化则是实实在在的抬轿者。如果说有朝一日,我们宁海缺失了这位抬轿者,许多坐轿者连怎么坐可能就会出现问题。因此,在宁海老城区改造当中,应该权衡好徐霞客旅游文化与宁海土生土长的民俗文化的关系。

     说到徐霞客旅游文化,我们不得不提到《徐霞客游记》开篇地和“519”中国旅游日这两个亮点。这两个亮点,前一个是后一个的抓手,后一个是前一个的结果。这个结果,是我们宁海的广大干部、志士仁人、人民群众等前赴后继、协作努力的结果,是宁海人民智慧的结晶。是谁有这个勇气和智慧,把一个外籍人士徐霞客硬生生地拉到了宁海这块土地上,让他落地生根,成为宁海的一张响亮明片?这只有宁海的干部和群众。我们宁海的干部和群众善于开拓进取,在许多竞争对手争夺“旅游日”的战场上,巧妙地发现关键点,准确地找对切入点,大施诠解“开篇地”这个关键词,先声夺人地做好这项伟大的徐霞客旅游文化工程,终于让这“众里寻他千百度”、“千呼万唤始出来”的“中国旅游日”这朵人间奇葩落地于宁海,这是何等的荣光和自豪!

     “中国旅游日发祥地——宁海”,这是一张多么响亮的名片,这张名片可谓真金白银,是无价之宝 ,得之实为不易。一旦拥有了它,就会深深地感觉到呵护好它的任务之艰之巨。真所谓“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要守护好这块瑰宝是件极不容易的事情,这就更须要我们宁海的干部和群众做足做强徐霞客这项旅游文化工程,规划好更加可人的山水文章。总不能让千辛万苦争来的名片成为一张空纸吧?总不能让十几年艰辛创造的成果化为乌有吧?总不能让那些慕名而来的游客来到宁海后感觉不到浓浓的徐霞客旅游文化元素而心生失落吧?总不能让游客从心底里发出鄙视的声音吧:宁海,这也算徐霞客旅游胜地,这也算中国旅游日的诞生地吗?

    因此,从提升宁海的社会知名度上,从徐霞客旅游文化和本土旅游资源的主从关系上,从营造宁海良好的经济环境上,从创造徐霞客旅游文化工程的历程上等诸方面来分析,我们有理由有必要把徐霞客旅游文化这块品牌做大做强,让世人都能产生一个观念:徐霞客与宁海密不可分,“中国旅游日”诞生在宁海顺理成章,从而达到宁海是名副其实的中国旅游胜地的宏伟目标。

    只要宁海真正成了世人心目中的旅游胜地,何愁巨大的投资得不到回报?何愁宁海的经济得不到腾飞?

    现在,我们再来议论一下在宁海老城区改造中如何突出徐霞客旅游文化元素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只有在集体智慧的孕育下,才会达到理想的境界。

    对于城市建设,笔者完全是个门外汉,不敢班门弄斧、武断妄论,我只谈一点在城市建设中如何体现徐霞客旅游文化元素的粗浅想法。

    首先,在宁海老城区改造中要保护好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历史遗存,已经毁坏缺失的历史建筑要力求恢复。亟请大家思考一下,作为伟大旅游家的徐霞客,出游多年多地却未有游记产生,那么,为什么偏偏在游了浙东偏隅的小县城宁海之后会突然产生写游记的念头并长期坚持不辍呢?这个问题值得徐学界、旅游界、乃至更多学界、机关部门的深思。我们在老城区的改造过程中应该重视这个问题。徐霞客的这个举动难道是偶然为之吗?就算偶然为之,但也少不了触景生情呀?这个“景”是怎样一番气象?从历史的观点出发,我们对当时的情景进行推敲。徐霞客是明末人,而宁海则是明初的热议之地。我们是否觉得,一代伟儒方孝孺的刚烈事迹拨动了徐霞客的心弦吗?面对凝结着方孝孺刚正不阿的情怀的中街牌楼,徐霞客的热血是否沸腾了起来?或许,桃源桥古朴的民风让他情不能自已,妙相寺缭绕的香烟让他神魂颠倒,跃龙山清幽的美景让他精神摇荡,南门大溪潺潺的清流让他欣喜若狂……这一切的一切,折腾得他不得不把所看到的景象用文字记录下来。于是他带着一身的轻松,研墨叙文了。“俱有喜态”,景“喜”人更“喜”,洋洋洒洒的文字便像决堤之水一泻而出。

    所以说,我们在规划老城区改建的时候,应该尽力揣摩徐霞客当时的心境,铺排出明朝时代、以及更古时代的历史建筑,还原并构想出一些让他沉醉的历史古迹和自然风景,创设一个心舒情悦的美好环境。这环境,不但要让徐霞客情不自禁地写下来,更要让现代人情不自禁地游下去。

    其次,要规划出徐霞客旅游文化的巨制宏篇。这些年来,我们宁海的干部和群众都非常地努力,以徐霞客旅游文化为主线,开发出了许多旅游景点,为宁海的名望提升作出了巨大贡献,这是可喜可贺的。但静下心来仔细地想想,似乎还有些遗憾。比如,徐霞客旅游文化工程还显得有些零碎松散,还欠缺一点完整性、系统性,不能让游客顺着“徐霞客旅游文化”这条旅游思维穷究下去。又比如,宁海本土的一些旅游资源品位还不够高,有待提高。尽管有些旅游项目已吹响了名气,但前景的定位还不够高远,仅仅停留在民俗文化的设想上,很难在旅游这座大雅之堂中获得特别的出彩。又再如,宁海的旅游景点过于分散,规模又显得小气,缺乏代表性的景观。

    如此看来,欲提升宁海的旅游档次,需要有适应的大动作,这次老城区的改造,或许为我们提振旅游形象提供了一次契机?我们可以把眼界放得更宽广一点,以高屋建瓴的姿态去思考旅游布局,让老城区成为宁海旅游风光的集中地、代表地。我们可以作一下大胆的没想:让整个老城区笼罩着浓浓的徐霞客旅游文化的氛围,在这个大氛围的框架下,里面各式各样的乡土风情民俗馆热闹登场一一十里红妆馆、前童抬阁园、桑洲舞狮会……让外地的游客到了这里,几天几夜游不尽兴,创造出乐不思蜀的旅游感染力,这将是一种多么美妙的境界。

    最后,关于旧城改造的一些建筑小品,也应精心设计,多一点文化艺术的内涵,多一点田园风光的自然色彩。有条件的街路建设,可多用一些明渠,引河入渠,渠边点缀一些披哆的花草,达到养身、怡情的效果。

    我就谈谈这些,情之所至,其心也直,其言也急,错话空话定所难免,恳请读者见谅为荷。在行文结束之前,我再次强调,在旧城改造的时候,盼望决策者和设计者们尽可能地多考虑一些徐霞客旅游文化元素。

(作者, 赵邦振,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理事,学术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