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西店】昔日古县治 今朝新星城

 2018 年 02 月 10 日
 作者:王高富

目前的西店镇,是由原先的香山、紫溪、西店三乡镇合并而成的一个大镇,是宁海北部的一个重镇,而且还是宁波市的卫星镇。近几年的快速发展,使西店成了仅次于宁海县城的都市化城镇。原先的甬临线已经成了西店的中心枢纽,很是繁华。石孔头村的沿海堤岸,简直成了上海的外滩,游人如织。去“双山”之道也已浇上了水泥路,成了海上公园,随时可以游玩。“双山”显得越来越小了。现在的“双山”脚下已经砌上石坎,加以保护。不然再经过几年。双山也就不复存在了。按现规划,西店再围海4293亩,作为西店新城区。未来的西店将是一个新星城市。
      西店的快速发展,同它的优越的地理环境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是密不可分的。这里,我不是武断的下结论,而是经过慎重的推论得出的:香山五市街很可能是我们宁海西晋时期的县治“白峤”所在地。
      具体分析如下:
      明《崇祯宁海县志》载:“西晋太康元年(280年)平吴,王璿以兵狥地。请析临海北二百户,鄞地八百户,置宁海县。治白峤。”
      清《光绪宁海县志》载:“宁海建县以来,城凡三迁,始于白峤。再徙海游,三迁广度里,即今地。白峤、海游旧制不可考。”
      县志又载:“晋置宁海县,初治此,今有白峤驿,路出奉化县。又东二十里有瀛岩,滨于海,雅险绝,下蘸波心。”
      现周明礼先生还发现西店有一条“白峤岭”,并建有茶堂和庙。
      《嘉定赤城志》载:“白渚溪,在县北一十五里。源出白峤山,流三十五里入鄞县。”“马紫溪,在县北二十里。源出白峤山,东北流入港。”
      根据以上资料分析,当时的宁海县治与象山港、鄞县关系密切,与三门湾毫无关系。因此把现今的“白峤村”作为古县治是立不住脚的。
     童章回先生在《宁海史迹考》里,很肯定地认为在现今的冠庄,理由是宁海县歌:“丹邱白峤古荀区,西接天台东尾闾。一带文明回浦水,千秋灵气出名儒。”及都总庙所在地。但他又说,在汉代我们现在的老城区还是溪床。冠庄比宁海城区还要低。怎么可能设县治?而陈有西先生在《吴晋江山》一书中把古县治白峤移到了力洋茶院的三门湾畔。我以为在1700年前,力洋茶院还是一片汪洋大海,根本就没有村落。
     根据以上的分析推敲,西店镇的香山五市街极有可能是古县治“白峤”的所在地。
    史记只能作参考,不能作唯一依据。要寻找依据还要通过“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在实地考察中寻找答案。向徐霞客学习《溯江探源》之精神,来实现探古县治之目的。
     寻探古县治与徐霞客的溯江探源又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山川如若没有发生大的地壳变动它应是不变的,而古县治如果被废,没有几年就会颓废,湮没。南京明朝开国的故宫,那可说是规模宏大。但待永乐皇帝迁都北京后,南京的明故宫就仅剩几只磉础,如果没有这几只磉础,要寻找明故宫也是很难的。它的荒废仅六百年,更何况宁海的古县治已经有一千七百多年了。而且当时的建筑也是很简陋的,等同于一般的民房,要以考古的方法进行考证,那也是不现实的。那么怎样才能确定古县治呢?只能从地理、地貌、人口分布的现状进行分析比较。
      一、人口的分布。据载当时的宁海是由鄞地八百户,临海之北二百户,共一千户组成。鄞地人员占五分之四,从人气、管理等角度考虑,县治应设在人口较多之处,人丁兴旺,管理便捷。宁海的北面是县治的首选之地。
       二、地理环境。现宁海北面的深甽、西店,包括现在奉化的下陈、尚田等地都是第一尖(镇亭山,海拔945米)的发脉所在,都属于鄞地(奉化尚未建县)。这一地域有众多的古村落。按现在的方志介绍虽无越一千七百年的村庄。但千年以上的古村比比皆是。鄞大里黄公,在汉朝被称为“商山四皓”。清潭、马岙、龙宫、长洋、大蔡、香山、礼村、五市街,是镇亭山之南的大村。镇亭之北的柏坑、大堰、中原、葛岙、尚田……这些古村落文化渊源绵长,又地处山腹之中,是当时鄞地的八百户之所。据童章回先生介绍,在汉代我们现在宁海的老城区还是溪床。可想而知,这一片溪滩地还有多少人口可言,即使有也只能属于临海之北的二百户而已。而被陈有西先生认为旧县治的力洋茶院,那时还是一片汪洋。
      三、地貌特征。《光绪县治》记载:“晋治宁海县,初治此,今有白峤驿,路出奉化县。”“又东二十里有瀛岩,滨于海,崖险绝,下蘸波心。”又《元和郡县志》载:“宁海县,西南至(台)州二百五十里。”以上两志作为参考。宁海旧治白峤应该在现奉化交界处。白峤驿路出奉化县,距台州有二百五十里。我们现在的县城至台州至多也不会超出二百里。
      四、旧县治白峤应在香山五市街一带
香山五市街,三面环山,一面临海,是一块风水宝地。现在有名的宁海第一大寺“广德寺”就建在此。根据方丈有缘大师口述,他为了寻找一处理想的修身之地,曾做了一个梦,为了寻找这个梦境,他跑过很多地方,终于在香山圆了他的梦,他也把梦境变成了现实。
      五市街深处山区,腹地广阔。有着众多的古村落。其中最古的要数洪家了。据该村《洪氏宗谱》及《光绪宁海县志》载,该村洪姓始居丹阳。唐天宝进士,谏议大夫洪经纶奉命于广德元年(763)至宁海紫溪洞镇压袁晁起义部落,后以亢直忤时,退隐邑之花架山。后裔于花架山之东定居。据此推知,当时鄞之地就有农民起义,其地人口居住应该是很早,并且很多的。
各村的姓氏宗族也正常处在新陈代谢之中。有的姓氏萎缩了新来的姓氏又后来崛起,因此在村历史中,也往往缺乏历史沿革,造成了建村历史的不实。
      此地西面是高耸的第一尖山脉蜿蜒起伏于此结局。南面有着香岩山,北面有天门山(现称桶盘山,志上写天门山),实际上是峤山,尖峭的山,怪石嶙峋,山脉跌宕起伏至西店)。现西店有白峤岭,还有茶堂、庙等。而东面是开阔的大海,西店那时还是海,大海当中有双山,1700年前的双山很可能就是一座蘸蘸岛。双山的特征很符合“有瀛岩,滨于海,崖险绝,下蘸波心。”与五市街相距二十里,是旧县治白峤之特征。
      洪家老街古道四通八达。往西南可达深甽、大里、龙宫、马岙,往西可抵长洋、大蔡,往北越过童公岭是奉化的柏坑、大堰、中原、葛岙、尚田,直通奉化城,往东有五市溪通海,船只也能通航,有埠头。这样优越的交通条件,应该有设县治之可能。
      由于鄞地历史悠久,文化积淀深厚,因此人才辈出。陶弘景(452-536)在阆风里隐居。古代之黄石公,宋代之胡三省、阆风先生、舒岳祥,近代的洪式琮、郭履洲枚不胜举。柏坑、大堰名臣也很多,如王方。走进这些村的祠堂,无不被他们祖先的辉煌而起敬。
      随着时光的流逝,沧海变桑田;又经历了中国历史上的皇朝更迭,政治变革,人口大南迁,有名的有西晋的“八王之乱”,南北朝的“五胡乱华”和唐朝的“安史之乱”。宁海接纳了大量避难的北方人口,人口迅速增加,一直到中唐武则天时恢复建县。特别是宋朝的靖康之难,宋高宗迁都临安,北方人口南流就更多。宁海在南宋时建村的很多。待到明朝,朱元璋定都南京,建村就更多了。
       总的趋势是,人口的发展,是先北后南,先是山区,再到沿溪、沿海。我们宁海也是如此。因此寻找古县治也应顺应这样的趋势。
 
       参考资料
陈耆卿《嘉定赤城志》
陈有西《吴晋江山》
童章回《宁海史迹考》
周明礼《“白峤”在哪里?》

(作者:王高富,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理事、学术委员)

相关链接:

[原创]昔日古县治 今朝新星城 

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走进西店启动仪式暨采风活动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