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迈步岭 

 2018 年 03 月 15 日
 作者:赵爱娥

  •      迈步岭曾经是宁波到宁海的一段官道,可能从民国开始就没有官道一说了吧?后来省道S214全线贯通后,走的人便少了,但它仍然是西店镇的一条南北通衢大道,岭的两边热热闹闹地开着超市、饭店、宾馆、烟酒店、速递公司甚至还有舞蹈培训班,当然还有不少电子、文具、轴承及电器企业。车来车往,我压根就没意识到这段坡路有什么特别,如果没有过年前一次徐霞客研究会走进西店的活动;如果没有戴老师的提醒,我依旧浑然不知这就是西店石屏山上小有名气的迈步岭!自古以来是官道的一段,是商贾们南来北往的必经之路。
     
         慢慢地晃悠在迈步岭上,阳光正好,风过处带来一股幽远而淡淡的樟香。年前年后,研究会的同仁们已有诸多文章出庐,《徐霞客在宁海西店踪迹考》、《徐霞客自奉化来宁海所行路线之我见》、《宁海北大门栅墟岭古址考》、《徐霞客从西垫走过》、《西店行吟》……研读之,心有敬佩,自叹勿如。四百年前,明代著名地里学家、文学家、旅行家徐霞客撰著的《徐霞客游记》中提到:“又十里,抵松门岭……自奉化来,虽越岭数重,皆循山麓,至此迂回临涉,俱在山脊。”徐公自奉化来,到宁海,然后又出西门,他必定经过西店,研究会的同仁们设想、拟议了不少线路,可是终究不能确定,那么徐公是否也曾经过迈步岭,并在此歇脚呢?带着疑问,我踅进岭边小小的迈步岭庙,一位老人跟在我身后也走进庙里。敞开式的小庙中,供着几尊菩萨,我转身问老人庙里供的是何方神仙,老人居然摇头说不知道?也许这是一位过路的闲人,我不再理他,自顾在小庙中走走看看。看上去小庙是近两年新修的,但存在显然已有年头了,罢设颇简单。
         慵懒地靠在门口的石狮子旁,眼前的迈步岭上人来车往,好不热闹。一辆辆呼啸而过的汽车把我的思绪带到了四百年前的这道岭上。想象着古时候居于石屏山和天门山之间的迈步岭,百姓疾走、马车叮当,商人们或马驮或双肩背着货物艰难爬坡的情景。这会儿我的想象已插上了翅膀,眼前仿佛看到徐霞客偕书童一行从奉化来,走到迈步岭已累得唇焦口干,这会儿来到迈步岭这条官道上,豁然开朗,疲劳顿消。岭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不少,他们都讲着西店方言,徐霞客听不太懂。他干脆放下行囊,掏出干粮,从茶廊里打了开水解渴消乏。他知道自己已远离明州府,来到了属台州府的宁海县境内。此番,28岁的徐霞客是去天台山考察的,正是“四月芳林何悄悄,绿阴满地青梅小”(欧阳修)的季节,漫山遍野的山花开始盛开,桃花、梨花、杏花争相吐蕊。徐霞客心情大好,他想,这迈步岭一路下去,再走个四十余里就是宁海县城了,那么可以歇两天,整理一下所需之物,然后轻松下一程的路途。这般想着,徐霞客打起精神重新启程。显然宁海是个令人难忘的地方,致使徐霞客把宁海作为巨著《徐霞客游记》的开篇地而留下珍贵的数百字,但字字是金、句句是宝,为我们宁海留下了一笔巨大的财富。我们以这部游记的开篇地为荣,喊出“天下旅游,宁海开游”的响亮口号,同时也十分珍惜这一宝贵的人文资源,做足、做好徐霞客游记开篇文章……

        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原来是西店一位朋友的来电,得知我已在迈步岭,她说过来陪我。
        在等待的过程中,我在岭上漫步,阳光从樟树缝隙中漏下来,斑斑点点洒在身上。在一个叉路口看到有个超市,名为“慢步岭超市”,又知还有一个写法叫“万步岭”。想着老百姓真有智慧,这个山岭或者要慢慢爬的才能上去?这个山岭须走一万步才能上去?不得而知,而我却随了庙里的那个字“迈步岭”。寂寞中有无限的想象和不可言传的灵动,我忽然又想到朱熹,这位宋朝著名的理学家、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诗人、儒学集大成家,居然还是一位清正、刚阿的好官。他以“敦礼义、厚风俗、劾吏*、恤民隐”的治县之法管理县事,整顿县学、主张减免经总制钱……处处为老百姓着想。1181年8月,浙东大饥荒,刚过知天命之年的朱熹因在南康救灾有方,临危受命,被宋淳熙任命为浙东提举茶盐公事,专事赈灾。看到百姓们生活的艰难,朱熹心急如焚,他体恤民情,一个县一个县地去察看慰问,在迈步岭这条南北唯一的官道上留下了“朱行桥”。他行至台州府,了解到前知府唐仲友无视百姓,贪赃枉法时,非常愤慨。竟不顾唐仲友与当朝宰相王淮是姻亲,前后六次上奏书,弹劾唐仲友,直指王淮与唐仲友上下串通勾结的事实,终致王淮迫于压力免去他姻亲的官职。当然,朱熹也因此遭到不的待遇,任期没满就被调任。但朱熹的节气和勇敢为他赢得了浙东人民的信任,留下了很好的口碑。
        迈步岭上朱熹远去了,又走来一位书生,他就是高明,元代著名戏曲家,出生在浙江瑞安,长大后曾去杭州等地做过几年小官,为官清廉,不屈权贵,关心民间疾苦。后来喜欢上了宁波栎社这个小地方,喜欢那常乐寺的莲花池、喜欢在慧泉井边品清茶……晚年他便隐居在栎社瑞光楼,写成著名的被誉为传奇之祖的《琵琶记》。这部戏剧讲述了书生蔡伯喈与赵五娘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虽然宣传的是忠孝君臣的封建道德,但从某种程度上也对当时黑暗的现实进行了批判。从他家乡瑞安到栎社,据说他喜欢走临海、三门、宁海、奉化这条官道,那么迈步岭想必也是经常经过的。迈步岭有过给他灵感吗?不知道,无法对话六百多年前的故人,只能在迈步岭上感叹《琵琶记》超高的艺术成就。《琵琶记》整部剧既有清丽的语言,又有本色口语,典雅生动、细腻贴切。这部剧在艺术上所取得的成就不只影响到当时剧坛,同时为明清传奇树立了楷模。
        手机再次响起,朋友驱车赶到。等她停好车子,我们俩继续在迈步岭上散步。朋友不解,她说西店有不少山岭,比如铜公岭、杉树岭、栅墟岭……为何独独漫步迈步岭?这可真的难以言喻,历史的长影重重叠叠,因为它是一条官道,而且是北面县城通往宁海城关的一条康庄大道。在这里我会放慢脚步,我会让我的思想飞越几个时空体味在迈步岭上走过的历史人物。一路说一路走,我们又说到了曾在中国流连了四个月的朝鲜人崔溥。
         1488年,朝鲜官员崔溥在济州任上时得知父亲去世,于是坐船回家奔丧。没想到途中遇上风暴,航船已无法掌舵只好任其漂流,14天后在我国浙江的三门湾登陆获救。随后他和一行数十人在宁海越溪巡检司城逗留,受到当地居民的热情款待。后明朝政府派官员护送他走陆路经宁海、宁波、绍兴到杭州,再由杭州沿京杭大运河水路至北京,再由北京走陆路到鸭绿江,返回朝鲜,历时四个月,行程4000多公里。崔溥回国后用汉文以日记体形式记述了自己在中国的所见所闻和经历,全书共五万多字,取名为《漂海录》。这部书是一个古代外国人在中国明朝时期亲眼所见的见闻录,也可以说是一部游记。他一路走一路游,见到了烟雨江南诗情画意、看到了“京杭大运河”这一伟大工程、了解了明朝弘治初年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交通以及市井风情等方面的情况。这是一部研究中韩关第及中国明朝重要历史文献。据《漂海录》记载,崔溥起程回国经过迈步经岭到宁海西店驿站时,因遇大雨曾留宿过一晚,第二天起来后仍暴雨如注,崔溥不想起程,他还想住几天,但明朝的护送官员因种种原因不允许,无奈他们在狂风暴雨中过栅墟铺、越拆开岭然后到了宁波(当时称明州)。崔溥还在书中明确记录了留宿越溪巡检司城一事。五百多年后的2002年7月,由崔溥后裔及有关专家等108人组成“漂海踏访团”与当地各界人士在宁海越溪小学举行“崔溥漂流事迹纪念碑”揭幕仪式,之后他的后人还常常来祭拜,与越溪人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时光清浅、岁月绵长,迈步岭上已没有旖旎的风光,没有游弋的暗香,似乎也没有出现过繁华景象。这里除了一座小小的新修的迈步岭庙以及门口一对不知什么年代的石狮子,已找不到什么远古痕迹了,甚至想再找出一块古道上的石板都难。但迈步岭不管怎样也是一条生命之路,有明媚、有风雨、有交替的冷暖、更有抹不掉的历史络印。站在迈步岭的最高处,向南望去是一条长长的下坡路,向北看是西店镇镇政府和一条热闹的大街,遥望东面即是茫茫大海。凝神片刻,我忽然看到一双无奈而又不甘的双目,西店团堧码头的小船在等着他下船,更远处的大海中有一艘军舰在等着他。可是他是那样的不舍和留恋,抬起脚的刹那,还是转过身来向奉化方向深深地看了一眼。那种离恨的复杂心情,显然已完全无法释怀!1949年4月25日,蒋介石在奉化拜别祖屋,来到宁海西店,在团堧码头下海,乘军舰远去,从此离开生养他的家乡,并亲手捻灭了他为之奋斗了几十年的想统治大陆的勃勃野心!那年他放手大陆退避台湾其实还算是明智的,不然何处才能盛得下他那颗带罪的灵魂呢!揖别眼下他应该感到羞赧!
        我站在岁月的迈步岭上,看着一个个貌似熟悉而又完全陌生的身影,匆匆为利而来,匆匆为利而往。或欢快或迟疑的脚步总是向前而去,是追求也是放弃。风月有意宿命无情,以往的足迹早已埋进了昨天的尘土里。而今,一年又一年它依然在那儿见证着!

    (作者:赵爱娥,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理事、科普委员)


     
  • 相关链接

    [转帖]赵爱娥|漫步迈步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