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人潘先生    

霞客旅游网 作者:王高富  2018 年 08 月 01 日

潘先生名从贵,号小富,宁海两水拱人。生于一九三三年,卒于二零一五年五月初八寅时,享年83岁,至今已去三载矣。在去世前两年,他的耳朵有点聋,但仍精神矍铄,步履矫健。看上去只有七十岁人。家人带他去看耳朵他不去,配上助听器他不戴。他还风趣地说,我的耳朵过了八十三岁的六月,自然会亮起来的。大家将信将疑,并时常同它开玩笑。不曾想是年的五月初八早晨他丑时起床、沐浴更衣,随后焚香,祷告上苍。寅时安然入睡,无疾而终。莫非他早已预知?这与诸葛亮摆七星灯似同一辙,真是神也!

潘先生对择日算命、地理风水学无不精通。但他从不以此为业,只是把它作为一种兴趣爱好。在人前不夸夸其谈,不显山露水。可在行中人眼里,他是当今宁海的一大家。

他是一个热心人,有侠义心肠。当有人知道他有此专长,上门求询的有之,邀他出门的有之,他都以朋友之谊而待之。不嫌烦,不计酬,唯求能使人满意。因此他的朋友圈越来越广,名声也越来越大。他的突然去世,使大家倍感悲痛,失去了知友之音,失去了长者之爱,信之者失去了精神上的依托。惜哉!哀哉!痛哉!

潘先生的这方面专长,源于他的痛苦人生。二十三岁结婚,喜得一子,逾四年,妻子又有身孕,他憧憬未来的幸福生活。不曾想,妻子身怀六甲,过板桥,坠落身亡。这个晴天霹雳,打得他丧魂落魄。他苦思冥想不得其解,这莫非是命乎?宁海的几家算命店他都跑过,如阿官、乌人、望水。溪头陈的忠良有点沾亲,就日夜与忠良屈膝长谈。县里有名的庙他都求过,以此来解脱心中的痛楚。他是一个执着的人,凡事都要探其究。他是一个明智的人,只有精通其理,才能趋吉避凶。因此,他的研究之路自此而始。广搜奇书,广交其友,彻夜研读。摘其要点而背之,访其案例而讨之,奥秘之处而询之。日积月累,他的择日命理以致精臻。

关于地理风水学渊源于他的姑父周义桂。周义桂是地理世家,藏书很多。文革时怕抄家,书都赠送给他。实际上他俩已成了师徒关系。周边有名的风水宝地都留下他俩的足迹。边勘测,边探讨,观其现在,究其从前,探其未来。这是地理风水学习的基本过程。然后结合书本的理论,加以论证,考稽其真伪。关于历代风水名师的奇闻轶事也因此一代传于一代,他也成为历史的传承人。

由于家贫,仅上过几年私塾就去店里当学徒。性聪颖,解放时竟成了村里的土秀才。帮助土改,办夜校,搞宣传,热情高涨。大跃进时担任食堂会计,大公无私。任小队会计,使家家都有方整的屋基,离不开他的筹谋。村办企业频临倒闭,他临危受命,起死回生,由亏转盈。有福可以同享,有难无人同挡,使他心灰意冷。修宗祠、续宗谱,他总理担纲。严律己,勤教子,使家风敦睦。爱之愈深则责之愈严,是他的性格。为此他被人误解,引来非议。60岁后,家道隆兴,悠住于城。80岁后自勘墓地,自筑其成。

呜呼!有其奇人,必有其奇事。临终时,不要子女为他端茶送水,不要子女为他忧虑坟地,不要子女为他择日出殡。五月十二日这个日子虽是蒋善济先生所择,但意蕴是他自选。初八至十二这段天气日丽风和,待是晚大雨倾盆,莫非天为之痛泣。逝者如斯乎!一晃已过三年。人生如梦,日日梦其犹在。今感念其恩,崇尚其德,好之以奇,聊文以纪之。

2018722

 

相关链接

 奇人潘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