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海文旅霞客俱乐部霞客风版 → 何须多构湖山


  共有41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何须多构湖山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野客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571 积分:5159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6-8-14 15:18:11
何须多构湖山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4-20 8:35:05

 

离第二拔接站,还有近三个小时,我们不想浪费时间,就想去逛逛潍坊的古迹。看过潍坊风筝博物馆,网上搜索到有十笏园,我们也没细看,就赶紧打的过去。没几分钟,车把我们放在十笏园门口。看牌坊非常有气势,像是正门。看导览图,知道我们站在正南门。牌坊里面街中心搭着长长的齐整的红方柱搭建的连续篷帐,原来这里搞过庙会活动,且已是第五届大庙会了。

或许是接近关门时间,也可能是人家已经收摊了,或是已经过完节,人家本就没设着摊,长长的红色喜庆的篷帐里面没有几个人在走动。我原来想的是静静的古典园林,没想到十笏园是个热热闹闹的“文化街区”。“来了,就走走吧,总有些东西可看的。”同事说。看新旧建筑,除了感受建筑气势、饰画色彩等,我喜欢看对联。细读牌坊对联,觉得有点意思,我就录着了:“抱十笏清幽,兼收南北之奇,拓地重开贤者业;兜一襟爽朗,尽览古今之胜,与君同沐快哉风。”“得山水熏陶,十笏玉玲珑,齐鲁风华因地造;凭人文蕴藉,一街春锦绣,明清韵致自天成。”两联都是新拟联,说出了十笏园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齐鲁文化街区特色,“尽览古今之胜”,可能时间不允许,我们就走到哪算哪,能见啥见啥。现在就只暂且“与君同沐快哉风”。快哉风,苏轼的,“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我还是有点印象的。“齐鲁”“明清”等,待我们住下,有时间再去感受吧。

十笏园,正对牌坊的是文昌阁。文昌阁,应该是潍坊标志性建筑了。文昌阁高有5层,各层都有翘檐。一地文风昌盛,文昌帝君必是人们供奉的。阁里可能就供奉着文昌帝君吧?从牌坊到文昌阁,两旁楼房,底层都是店铺,但多数关着门,少数开着的,也没有几个顾客。近文昌阁,见两侧有城门式过道。我们穿过过道,阁的背面建有大戏楼。戏楼前面是直街,两边又东西向横街,比阁南侧横街开阔。我们沿直街往北走,左侧是店铺,右侧砖砌围墙,围墙边有一些古玩摊铺,古玩就铺摊在地上。古玩摊,好像全国各地都差不多,我印象中的北京、西安、成都、南京、杭州等地古玩街摊也大多这样。各种小古玩,是真是假,真真假假,我没有一点概念。书画古籍旧旧的,也是有些年头的。民国的,文革的,各种小古玩,也时有所见。摊主或坐,或立,见我们几个走过,也没有“古玩”意思,顾自养神或无目的地望着天,望着地,近邻的不时交流几句。那边有廊的古玩城却是空空的,没有摊位,没有人,边上的遮阳伞全都收缚着,立着,远看像一排树。走着,看着,我们看到了关帝庙。关帝庙没待我们走进去,有一游客下来,管理员匆匆地出来锁了门,是快要下班了。看到边上有关帝庙售票处的指示,我知道,关帝庙原来是要买票才能进去的。同事或许对关帝感兴趣,趴门缝往里看,也没说见到了什么。我见门两边各有两个大字,似砖刻,一边是“忠义”,一边是“仁勇”,看着砖刻的样子,就似有“忠义”与“仁勇”蕴蓄在字里面。这是关公精神的凝聚。记得有人说过:凝聚在关公身上的“忠义仁勇”精神,蕴涵着中国传统文化的伦理、道德和理想,渗透着儒学的春秋精义,实质上就是彪炳日月、大气浩然的华夏魂。

从高高的台阶下来,见两边东西向有街,又走走,门多关着。见另一边有孔融祠,我独自跑过去看看,也大门紧闭。这边的建筑确实跟我们南方不大一样:无论墙,还是檐头,都让人感觉“敦实稳厚”,虽有飞檐翘角,也没有我们这边翘飞得轻灵。我们就这样感觉着,随便地走,随便地聊。因为是新地方,又没事前做过功夫,不能看出点东西,只看到各色的店铺,买各色的东西,店名店联,也似乎没特别引我注意的。有些店名,似草书,又似画字,我们还猜不出什么字。我对那些东西,不大有兴趣,我感兴趣的书店,我却没见到一个。见这边好像也不是大道出口,出去了,又不知会走向哪里,虽感觉会四通八达,路路会通,但我们还是沿原来的“中心”街走回。看看时间也不是太多了,就快走着。快要穿过文昌阁,右侧有一院落,有保安在院门口聊天。这是什么所在?庭院建造精致,檐下斗拱梁枋彩画似北京的旋子画,非常好看。看匾,金色的“郑板桥纪念馆”显现在眼前。这一下提了我的兴趣:“可以进去看看吗?”“可以。时间紧了,你们快点看。只有10分钟时间,我们要下班了。”

郑板桥是我感兴趣的人物。他的“难得糊涂”,让一生糊涂的我,有时不是一味的死糊涂。他的竹子画,瘦伶伶的精神,让我感觉竹子的别样神韵,心念之而钦慕之。他的“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虽没有让我领异标新,却让我特别喜欢“删繁就简”素简生活。郑板桥诗、书、画,号“三绝”,尤其书法,自号“六分半书”,揉楷、行、草、隶而为一,圆润古秀,非常特别。这是个有点怪的人,也算是奇人吧,奇而怪,奇的,怪的,就像奇人徐霞客那样,让我记着了他。确实也是,“扬州八怪”之一,不怪怎么入得了“八怪”之列呢?郑板桥,今天让我在这里不意间撞见,我当然得要好好地看看。可时间有点不大允许,我就只好直走“中轴线”看主要的。进前门,就见仪门,透过仪门,能直接见到大堂。前门与仪门之间有天井。仪门前天井两侧分别有序摆放的三件石构件,我不知其寓意。门上有匾,“政肃风清”,让人感觉就是非常地“政肃风清”。门联为“门外四时春和风甘雨,案内三尺法烈日严霜。”仪门素壁上两侧各贴挂黑色薄片大理石,上刻有郑板桥的诗。过仪门,是大堂。大堂前天井正中,有郑板桥石雕立像,雕像后有石碑,石碑两侧有云纹,中刻“公生明”三字,背面刻《御制戒石铭》:“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三间正堂,前有廊,门楣上悬“潍县正堂”金色大字,楹联“欺人如欺天毋自欺也,负民即负国何忍负之。”正堂内“明镜高悬”下,海涌波浪,云拥红日,是熟悉的影视中常见的画面。两侧联语为“法合理与情,倘能三字兼收,广无冤狱;清须勤且慎,莫谓一钱不要,便是好官。”我不知当下为官者到此会有何思量。画下有长案,案前有长桌,铺蓝布,太师椅摆放正中,椅前桌上放一书册,旁边没摆放笔墨砚台。红日画两侧各摆放十八般兵器。正堂两侧摆有“肃静”“回避”牌等物。边侧有郑板桥的静俭斋,展柜上有县衙公堂所用物品展览。

仪门与正堂两侧为衙门六房,布置的展览,有前言有后记,有书画有实物,有照片有文字。有郑板桥生平:先祖家世,幼年丧母,刻苦求学,康熙秀才,雍正举人,乾隆进士,春风潍县,归去扬州,落拓扬州,潍水相思,文关民瘼……我跳读着。另有故事:凿衙明志,桥字灯笼,萝卜送礼,与民同乐等。展览有丰富的内容,我只能匆匆快速掠过。两座仿真阊门,在展览处贴墙展示着,有江南味道。其中的门匾门联让我印象深刻。一座匾为“聊避风雨”,联为“一帘春雨瓢儿菜,满架秋风扁豆花”,非常地接地气,有人间烟火味,我喜欢的。一座联为我一直喜欢的“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无匾。另有让我特别回味的,是“何须多构湖山”匾。是啊,每一个人都能专注于自己的工作生活,专心做好,就像郑板桥那样勤政肃政,就像雷锋那样干一行爱一行,兢兢业业,多好。可惜可叹的是,郑板桥只能被列入“怪”人一列。读郑板桥“连家新竹圃,何须多构湖山”,我想到的是:“湖山”,其实应该构在每个人的心里头,外面的,有喜爱的“连家新竹圃”足够了,作为个体的人,物外之物,何须多构。

仪门正对正堂,还有匾与联,说得很朴实,很有意思。我也记录下了。匾有六字:“天理国法人情”,长联云:“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说一官勿用,地方全靠一官。”真正是古代中国的“难得糊涂”的清官。这边还有四块石碑,我没细读碑文,一方四字,似有印象:“冰霜俪洁”。走到前门,我让保安给我在仪门前留个影,保安很热心,说天暗了,不好拍,他转了几个位置,帮我按了好几张。说“你看看行不?”我感谢并告别出来,发现对面就是“十笏园美术馆”。回头看郑板桥纪念馆,那联语,我记下了:“治潍县一柱擎天头势重,爱邑民十年踏地脚跟牢。”“一柱擎天”“脚跟牢”,多实诚的大白话。“一官”可以归去来,郑板桥真可谓“一代清官昭日月”。

走出来,要赶回火车站,才感觉,十笏园没好好地看过。计算着打的回去的时间,我们又在戏楼前盘旋了一会,因为这里一块地面,两个正方形正中围绕着一圆形图案,正方形与圆形图案,全是黄铜铺的地面的,圆形各方凸出的地方刻有诗句。有“西山霁雪”“青阳晴眺”“麓台秋月”“孤峰夕照”“南溪垂钓”等十来首诗,像是潍坊当地的十景诗。待我们赶回火车站,稍等几分钟,接站的车就来了,我们坐上车,赶赴需近一小时车程的会议报到处。

 

(作者系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主任委员,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



欢迎加我个人微信ID:ninghaitour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何须多构湖山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