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海文旅霞客俱乐部霞客风版 → 暗岩的前世与未来


  共有695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

主题:暗岩的前世与未来

帅哥,在线噢!
崇野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参谋长
等级:版主 帖子:377 积分:6772 威望:10 精华:39 注册:2006-5-4 22:11:09
暗岩的前世与未来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3 6:23:02

看了袁伟望先生写的《暗岩与明岩庵》一文后,构起我的丝丝乡愁。

暗岩不是一个村,属于宁台古道上的交通要点。它的存在历史应该与我县的建县史是同时代的。我县建县以来一直属于闽中郡,与台州关系密切,因此宁海人的性格是属于“台州式的硬骨头”。说话的语音也很硬腔。与宁波的“浓、阿拉”式的软语差别较大。学普通话时对翘舌音 zhichishi 与“zcs”分辨不清。这叫做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现在,宁海人与宁波人接触多了,口音也已经同化了。

暗岩的发展应该是先有歇脚的路廊,再有茶堂、点心摊,然后有商店、明岩庵,而后成为辛岭供销社的总店。暗岩不但是陆路交通的要道,而且还是水上交通的连接点。竹排是水上交通的重要工具。杨溪上通斑竹园溪载柴,下通水车载蛎壳。海上物资和山上物资互为交换,暗岩也就成了物资的集散点,商业很是发达。直至改革开放后,供销社改制,公路交通的发展,车辆替代了竹排,机械代替了人力。暗岩逐渐被冷落了,冷落得让人后怕。我曾写过《两水拱怀旧八景诗》,其中写了《暗岩情怀》:

“暗岩壁下寺明岩,

宁台古道通向前;

茶堂路廊今犹在,

不见当年人马店。”

暗岩路廊是徐霞客两次由宁海出西门游天台山的必经之路,这段徐霞客古道是不容置疑的。《徐霞客开游古道碑记》是唯一一块准确的碑记(因地址未变)。

关于《明岩庵碑记》我印象不深,当时未曾注重,后来重立也无光顾。感谢袁伟望先生的文章,使我注重起“明岩庵”。读了《碑记》对邑民王春阳肃然起敬。他不但夹道载松,以解行旅暍者苦之。当明岩庵被野火煨烬,一片裟袈地委诸宿莽瓦砾中时,他“慨然兴怀,罄家鬻产弃室,谒师法名洪慈,即于岩趾建庵栖焉。凡佛庐两庑,轮奂一新,而藏经有楼,修忏有堂,斋供有庖温,翼然轩然,知非一手一足、一朝一夕力也。洪慈此举,三善备焉。余欣赏其能解脱也,能舍己利物也,能建久远计也。古人云:‘十年树树,百年种德。’洪慈以之。窃意世之号为丈夫自命豪杰者,至义利从违处,未免牵挂一丝,果能有此脱然否耶?书之庵中,俾醒今之为行旅者。洪慈旧为王氏故家子,先住文昌巷河泊所塘。”简摘此文,再三重读,我认为王春阳者即洪慈也,三善俱备者王春阳也。王春阳“谒师法名洪慈”句是说王春阳拜师以后出家做了和尚,法名为洪慈。我的这种观点与伟望先生商榷。

关于《北伐战争陈韶烈士纪念碑》我还是记忆犹新。这我与伟望先生有同样的感受。此碑原立于靠近暗岩处,也就是现在董姓新房子的大门出口处。一到暗岩很容易看到。文革时被毁,碑被藏在岩壁草丛中。原来上面还有红石瓦脊。改革开放后,双水村村民陈仁吉,急公好义,伙同好友几人,重新把碑立起。瓦脊已毁,不能复原,原址被占,只能向上移动。陈韶及北伐战争牺牲的烈士墓就在现石板桥的西南方向约30处,与石子老路隔一条坑。初看不是墓,是乱石岗,在岗上立一方柱,边长约30多厘米,高约3,也是文革时被毁。

暗岩的未来应该是有光明的,因为双水村即将要进行全面改造,原暗岩的住房将被拆除。暗岩有着很古的历史漏痕,在宁海县志中永远不会埋没。暗岩是徐霞客出西门走过的第一个落脚点,徐霞客游线申世遗不能没有它。暗岩是北伐名将陈韶烈士的殉难地,还有残碑留存,这是很好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暗岩是双水村的水口地,又建有明岩庵,一个村的兴旺发达,水口文化很重要。现在暗岩与徐霞客大道相连通,在此建一个文化公园,各方面条件都很具备。如若双水村与政府能形成共识,得到政府的支持,把文化公园纳入旧村改造的规划之中,这是一件顺民意,得民心的好事。投资不多,作用很大。如能实现,万空法师的希望也不空了,伟望先生的愿望也有望了,我的乡愁也被留住了。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暗岩的前世与未来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