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宁海万象霞客研究 → 陈彬:还原王爱山


  共有38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陈彬:还原王爱山

帅哥,在线噢!
野客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371 积分:2627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6-8-14 15:18:11
陈彬:还原王爱山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2-17 9:37:24

 

近十几年来,众多的宁海徐学研究者对《徐霞客游记》里写到的宁海地名进行了认真地挖掘,仔细地探索和详尽地研究,唯独“王爱山”这个地名却被忽视了。究其原因,是大家把王爱山岗和王爱山看成了一体,就连生在王爱山,长在王爱山的笔者我自己也把她们视为一体,甚至于在文字里写上了“王爱山,又称王爱山岗,简称王爱”等错误文字。

 

                王爱山岗王爱山

《宁海地名志》是如是描述王爱山岗的:“王爱山岗。……西起望海尖,东至桑洲岭头,长达17公里,西北 —— 东南走向。”

岗者,山之脊也。山脊又谓之山中高起部分。王爱古道从桑洲岭头最高处开始,一直沿着山岗西行,进入天台县境内。王爱山岗中有扁担岗、外柴后门岗、外庄后门岗,殿后岗等小岗。整条王爱山岗就是岗中有岗,长岗裹短岗。

光绪《宁海县志》载:“自魏岭(属天台)东十里入县西之桐柏山。又东六里,经自满路至直石岭,其西北山曰百廿官瓶(兵)山。又东南六里至王爱山。又东十里至雷头山,山之东南有观音岩,山之南曰蒋山,又南曰雪山。山之东四里至桑洲岭头。

从“县西之桐柏山”至“桑洲岭头”全长26里。里程虽然有些误差,但与《宁海地名志》所描述的王爱山岗的地理位置完全一致。可以肯定地说,“县西之桐柏山”至“桑洲岭头”这一片土地就是王爱山岗。不管是26里,还是17公里,王爱山岗显然是一条线。

从几何学角度来讲,岗,无论多长短,始终是一条线,三线可以组成一个平面。

《嘉定赤城志》对王爱山的描述是“王爱山,在县西六十里。”

山者,陆地之隆起部分,故高低不一,大小各异,形态千奇百怪,结构五花八门。

山,无论多高多大,但始终只是一个点。点可以组成一条线,但不可能组成一个平面。

《嘉定赤城志》中的“王爱山,在县西六十里”,县城是“六十里”的起点,而王爱山是“六十里”终点。光绪《宁海县志》里的直石岭,王爱山、雷头山和桑洲岭头都是“又东六里”、“又东南六里”、“又东十里”和“山之东四里” 等地的起点和终点。是起点也好,是终点也罢,即使它们大小不一样,但仍只能是一个点。

《徐霞客游记》曰:“十五日,渡水母溪,登松门岭,过玉爱山,共三十里,饭于筋竹岭庵,其地为宁海、天台界。”

“玉爱山”显然是“王爱山”之误。

引文中的“松门岭”、“王爱山”、“筋竹岭庵”都在王爱山岗范围之内,相互间是并列关系。 因此说,这三者各是王爱山岗的一个点。

王爱山岗是一条线,而王爱山是一个点。因为线,所以,王爱山岗当然王爱山。

山有陆地而存在,而岗则依山而出现,算然,无山,则无岗。

王爱山虽只是王爱山岗上的一个点,但她是因吴兴王陈胤始居该地而得名。很显然,王爱山这个名称早于王爱山岗这个名称,而王爱山岗之名是随王爱山之名而来的。是故,王爱山岗与王爱山的关系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相互依存关系。

王爱山岗和王爱山虽然有着紧密的联系,并存在着因果关系,但绝对不是一体。因此,笔者敢大胆地说,王爱山就是王爱山,王爱山岗就是王爱山岗,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融入自然,放飞心情,享受自然,净化心灵是我们共同追求。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野客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371 积分:2627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6-8-14 15:18:1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2-17 9:37:52

 

何处才是王爱山

既然王爱山岗王爱山,而王爱山是王爱山岗上的一个点,那么,王爱山到底在王爱山岗的哪个地方呢?

“王爱山,在县西六十里”。《喜定赤城志》给出了方位,点明了距离,但没有说明其具体位置。

“登松门岭,过玉爱山,共三十里,饭于筋竹岭庵,其地为宁海、天台界”。《徐霞客游记》缩少了范围,写出了王爱山在松门岭和筋竹岭庵之间,但仍然不够明确。

 又东六里,经自满路至直石岭,其西北山曰百廿官瓶(兵)山。又东南六里至王爱山。又东十里至雷头山……”。光绪《宁海县志》排除了六里以西,十里以东之外的山为王爱山,说明了王爱山在这六里和十里的交接点上,但还是不明所以。

“据王爱乡岭头陈《陈氏宗谱》载,公元589年,南陈朝灭于隋,陈后主之子胤(封吴兴王)‘遁于赤城金竹岭头,望见前有耸峙峰峦,地若眠牛,山水秀丽,林木荫翳,堪为爰居之所,遂家焉。时人因名其地曰王爱山’”。《宁海县地名志》引用了明·卢原质为《王爱山陈氏宗谱》所写的《陈氏宗谱序》里的文字,点明了筋竹岭头前面,且“地若眠牛”的山就是王爱山。

在《王爱山陈氏宗谱》里,有写于明·永乐二年,岁次甲申年(1404)的《门前塘记》:“以此地形像”及清·章世盛的《陈氏八景记》小序中的“月下之眠牛宛然在目”等语句。

“地若眠牛”的山古称眠牛山。

眠牛山位于筋竹岭头东边,南坡是大路下自然村,北麓为岭头陈村,西连筋竹岭庵,东至牛头庵。牛眠山脊背隆起,头东尾西,身高头低,恰如一头吃饱喝足而躺在地上休憩的大水牛。现在顶峰村村委会办公楼处曾是一座小圆山,名曰牛头山。小圆山东北,从岭头陈村出来的路与公路交叉点的西南角曾有一庵,人称牛头庵。牛头庵与牛头山仅百米距离。

眠牛山是金竹岭头陈氏的八景之一,其题曰《眠牛望月》,诗云:“吉地眠牛高士居,西山伏虎耸新畲。昂藏金岭宁无意,饮啄银河亦自如。溅水喷来毛色润,月光映出形全舒。昔年我地曾钟爱,人杰地灵复古初。”

“时人因名其地为王爱山。”这里清楚地告诉我们王爱山因吴兴王陈胤始居该地而得名。

陈胤是陈朝最后的皇帝陈后主的长子。生于陈·太建五年(573二月乙丑(二十九日)太建十年(578),被封为永康公。太建十四年(582)四月丙申(二十二日),陈叔宝即皇帝位,册立为太子。祯明二年(588)六月庚子(初三日),太子爵位被废,贬为吴兴王,被迁往他的封地 —— 吴兴(现浙江长兴一带,是陈朝王族在浙江的祖籍地)。589年,陈被隋灭时,陈胤从吴兴逃出,避隐筋竹岭头,筑室定居,繁衍子孙,为王爱山陈氏的始祖。

眠牛山所处的位置与《嘉定赤城志》的“县西六十里”的里程和方位相符,与光绪《宁海县志》的“直石岭……又东南六里至王爱山。又东十里至雷头山”的里程一致,更与王爱山地名的来历有关系,王爱山的位置舍她,就别无他处。

经过抽丝剥茧,掀开层层面纱,王爱山的真容终于重新现身于世人的面前了。原来当地人所说的后门山的眠牛山就是王爱山。

王爱山,声誉在外,名存史册;眠牛山,形象生动,诗情画意。但是,这些优雅的文字敌不过当地居民现实的意识,实际的想法和朴素的思维。试想一下,若对外来人说王爱山或眠牛山,还必须解释一番。若是说后门山,只要一抬头,或者一转身,就能清楚地知道该山之所在。于是乎,后门山的名称盖住了牛眠山,掩没了王爱山,以致于现代的当地人只知有后门山,却不知王爱山和眠牛山之踪迹。


融入自然,放飞心情,享受自然,净化心灵是我们共同追求。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野客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371 积分:2627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6-8-14 15:18:1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2-17 9:38:14

 

王爱山亦是村名

“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 人居才能使地灵,人杰方可使山名,无鱼之水定是腐水,无人之山则为荒山。王爱山的驰名全在于王爱山人。是故,王爱山不仅仅是山名,而且还是村名。她就是现在的岭头陈自然村。

村,聚落也。村,又称之为村落。村落者,乡人聚居之处也。白居易诗云:“晚出看田亩,闲行傍村落。”

《史记·五帝记》曰:“舜一年而所居成聚。”陈胤避隐王爱山,繁衍后代,其后裔自然聚居成村。“时人名其地曰王爱山”,王爱山若非村名,又能怎么解释呢?

 “渡水母溪,登松门岭,过玉爱山,共三十里,饭于筋竹岭庵”。

请看,“渡”、“登”和“饭”等动词用得何其地精准,何等地凝练!那么,内中的“过”字呢?

如果王爱山仅仅是山名,他为什么不用“登”、“翻”、“越”、“翻过”、“越过”或“翻越”等动词,仅用一个“过”字呢?

作为动词用的“过”字是“经过也”。当然也可以说“穿过”、“淌过”、“跨过”、“翻过”等等,但各词的意境不一样。“经过”就是从旁边过去。

王爱山尽管是一座小山,但毕竟是一座山。是山,就有一定的范围。“过玉爱山”,到底是“穿过”,是“翻过”,还是“经过”。“穿过”不现实。徐霞客不是土行孙,不可能穿山而过。“翻过”不可能。王爱山山顶至今没有路。唯一的解释就是王爱山是一处村庄。“经过”一处村庄是顺理成章的逻辑。

“过玉爱山”这四个字更加明确地点明了徐霞客在王爱山岗的游线。他登上了松门岭,旁经筋竹庵,过王爱山(村),走完整个王爱山岗唯一一条南北走向,通往天台国清寺的大路——筋竹岭,到筋竹岭庵吃中饭。故在他的日记里记上了“从筋竹岭南行,则国清大路”这十一个字。

我们也可以从其它资料里寻找出王爱山是岭头陈古村名的证据。

陈廷雷,元、明交替时代人,是金竹岭头陈氏第二十九世孙。他迁居天台柘岙,其九世孙陈子昭又迁居前童栅下。该族仍保留着清·嘉庆七年(1802)修辑的宗谱,其《王爱山派分陈氏宗谱序》里写道:“或曰:‘王爱山尔祖基尚存,盍还故乡乎?’祖答曰:‘王爱山虽有故址,废弃多。且此地与王爱山相去不远,春秋二祭亦得同其孝享’”。

先后四次提到王爱山。“祖基”自然是在村庄里。“祖基”更加说明了 “王爱山”是族名,即村名,而非山名。

《乾溪陈氏宗谱》有“王爱山岭”和“王爱山岭头”等字;远在本县东岙,从岭头陈迁去的黄旗山和从干坑迁往的下洋陈老人,只知有王爱山,却不知有岭头陈。

还有一则更有趣的传说。

金竹岭头陈氏第三十三世孙陈盛昌入赘到新昌一杨姓家中,繁衍生息,很快就成了当地的大族。此后,凡是岭头陈去的人只要说是王爱山去的,他的后裔都会热情地招待。但千万要注意,客人不能提及他们的祖先是从王爱山陈氏入赘过去的。否则的话,他们的态度就会一个180的大转弯,最后落得大家都不愉快。原因是陈盛昌入赘时,和杨家达成協议,不改回陈姓,更不能说入赘一事。

以山名命名村名,在中国大地上比皆是。在宁海县这块弹丸之地上,就有110处以某山,或某某山命名的村落。

王爱山无疑就是岭头陈的古村名。


宁海春秋国际旅行社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野客
  4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371 积分:2627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6-8-14 15:18:1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2-17 9:39:03

 

名载史籍是的王爱山

王爱山,作为山,高仅600多米;作为村,户未达500户,人口也没有超过1000人。就是这么一处小小的地方却国史载名,省志留影,府志和县志里都有其记述,历代许多文人墨客为之吟诵,歌颂她的丰功伟绩,赞扬她的靓丽身姿。

《资治通鉴·卷长二百五十·唐纪六十六》载:唐·咸通元年五月,“(王)式曰‘贼无所逃矣,惟黄罕岭可入剡,恨无兵守之’”。

“贼果自黄罕岭遁去”。

黄罕岭系王爱岭之误,《嘉定赤城志》为之作了勘误。王爱岭指的是桑洲岭头到鸡冠尖的王爱古道。资料显示,当年裘甫在三门兵败之后,确实是从这条路退回新昌老家的。

像王爱岭这样的小地方出现在《资治通鉴》这样的国家正史里,在宁海是绝无仅有的。

    

 


联想ThinkPad体验中心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野客
  5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371 积分:2627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6-8-14 15:18:1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2-17 9:39:18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image001.jpg:

   清·康熙《浙江通志·图示》里赫然有“王爱山”三个字。惜乎自清·康熙至光绪的《浙江通志》里独缺宁海山川的文字记载。否则的话,内中肯定会有王爱山的记述。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image002.jpg:

 
   
《嘉定赤城志·宁海县境》图把 “王爱山”误写成“黄爱山”。该志还详细地记述了王爱山。

“王爱山,在县西六十里。与天台分界。唐·咸通中,剡寇裘甫据宁海,杀其令陈仲翁,懿宗遣王式发兵攻之,战于海口、(县北五十里,西店团堧边的一小村)、上疁(县西北七十里,今双峰上、下寮)、海游(今三门)三处,甫遂从此山遁去。今父老犹能言之。《通鉴》作黄罕岭,误矣。”

《徐霞客游记》记载宁海部分共计486字,其中写到王爱山岗的有246字,记叙王爱山及王爱山周边的99字,即“又十五里,饭于筋竹庵。山顶随处种麦。从筋竹岭南行,则国清大路。行五里,过筋竹岭。旁多短松,老干屈曲,根叶苍秀,俱吾阊门盆中物也。

“登松门岭,过玉(王)爱山,共三十里,饭于筋竹岭庵,其地为宁海、天台界。”

引文中的“筋竹庵”、“筋竹岭”和“筋竹岭庵” 都围绕着王爱山。

历代县志如何描述王爱山的,笔者知之不多,故不敢妄谈。但《宁海地名志》就有四处写到了王爱山。为少废笔墨,不一一列出了。

历代文人不惜笔墨,也为王爱山留下了宝贵的文字。

宋·胡三省于宝祐六年十一月在《东州周氏宗谱序》里留有王爱山的影子:“东连云峤而近乎蓬莱,西接爱山而通乎天台,南挹中山而秀声,北坐五峰而崔巍,居中。

明·传灯法师的《天台山方外志.形胜考》赞曰:“若夫丹山夷夷,草木葳蕤,何独王爱,我亦爱之,则是王爱山之胜。”又云:“修竹千竿,兰若数楹,长者福聚,纳子化城,则有筋竹庵之胜。

    清.徐镛以《王爱山》为题,驳斥了《天台县志》说王爱山是因宋高宗到该地而得名的谬论,表达了对南宋小朝廷丧权辱国的愤悢。

台山志记载,高宗到过此地,故名王爱山。按高宗幸台,只及临海,未及天台。志所载,未知何据?

“王爱佳名在昔留,高宗曾否玩山头?独怜汴洛无穷胜,尽让金人蜡屐游。”

清·王其灏的《王爱山积雪》既描写了王爱山上的皑皑白雪,又表达了对吴兴王的怀念。其诗云:“花飞六月满山湾,欲问何王爱此山?先公旧迹今何在?长留清洁在人间。”

……  ……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王爱山之所以能在史书里留名,得到文人墨客的赞颂,并非因为有大仙居住,而是因为出了一位为唐朝廷奋身抵抗裘甫部队,殒命疆场的人物。他就是陈仲翁。

陈仲翁,字尚龄,号松年,是金竹岭头陈氏第十一世孙,出生年月不详,卒于唐·咸通元年(860年)三月。他是宁海置县以来,有史可查的最早县令之一,《嘉定赤城志》中排为第二。

唐·大中年间,新昌裘甫揭竿起义,声势浩大,遍布浙东。根据唐朝律法,“诸县无守兵”,而在形势十分紧张的情况下,身为宁海县令,靖海大将军的陈仲翁就以族人为基础,招募社会上有识之士,组织了官兵,与裘甫对仗。终因临时组织起来,未曾训练,缺少武器,在三门上叶一战中,陈仲翁本人被敌箭射中面门,当场殒命。

《资治通鉴》载:·咸通元年三月己巳,裘甫“将万人余掠上虞,焚之。癸酉入余姚,杀丞、尉。东破慈溪,入奉化,抵宁海,杀其令而据之,分兵围象山。”

“抵宁海,杀其令而据之”的“令”就是陈仲翁。

随后,朝廷以王式为浙东观察使,领兵剿灭,并把陈仲翁的事迹上奏朝廷。于唐·咸通四年二月,朝廷下旨,封他为龙瑞大英王,并“锡土列堠,永昭馨香”。

陈仲翁为唐朝廷捐躯使王爱山的声名雀起,还留下了百廿官兵山、战山、哨场、界过岭等千古遗迹、唐代的“王爱山堠”石碑以及许许多多的民间传说。

“王爱佳名在昔留”。王爱山犹如一块高大的丰碑屹立在宁海这块土地上,镌刻在历代民众的心中,记录在各种各样的史、志里。

 

王爱山毕竟太小,太小,在中华大地上仅是一颗砂粒,发生在她身上的事件在历史长河里仅是一瞬间,其辉煌的往事在时间的流逝中几乎被掩没。在国事昌隆,国泰民安的今天,把她重新挖掘出来,还原她的本来面目,让人们重新去考证,去探索,去研究,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陈彬,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会员)

融入自然,放飞心情,享受自然,净化心灵是我们共同追求。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沿阶草
  6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县令 帖子:95 积分:2239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11-17 19:35:4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2-17 11:07:16

各抒己见,百花齐放!

宁海春秋国际旅行社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陈彬:还原王爱山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