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海文旅徐霞客研究会霞客研究 → 陈彬:筋竹庵具体位置的推论


  共有722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陈彬:筋竹庵具体位置的推论

帅哥,在线噢!
野客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582 积分:5286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6-8-14 15:18:11
陈彬:筋竹庵具体位置的推论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4-20 8:25:26

 

陈彬:筋竹庵具体位置的推论

                           

                      

明·万历四十一年(1613)三月诲,游圣徐霞客从宁海西门出发,夜宿梁皇山。四月初一,“行十五里”,至岔路,随即“马首西向天台山”。“又十五里,饭于筋竹庵”,然后,“行五里,过筋竹岭”,并指出了“从筋竹岭南行,则向国清大路”。

十九年后,他第二次游天台山,夜宿岔路驿。第二天渡水母溪,攀松门岭,“过玉爱山,共三十里,饭于筋竹岭庵。”也点明了“其地为宁海、天台界”。

是的,徐霞客两次去华顶山都是经过了王爱山岗,其间写到了松门岭、筋竹庵、筋竹岭、玉爱山、筋竹岭庵和弥陀庵这六处地方。但时间过去了400年左右,历史翻过了清朝、中华民国,来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他所写到的除了松门岭以外,其它五处地方的原址,犹其是筋竹庵,似乎还没有得出正确的结论。为了解开个这迷团,笔者经过了认真地探索和研究,提出愚见,欲与君商讨。

 

《游记》是依据

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欲想解开筋竹庵具体位置这个迷团,还得从《徐霞客游记》(下称《游记》)里去找答案。

本文要讨论的是筋竹庵的具体位置,但是,讨论筋竹庵就离不开筋竹岭、玉爱山和筋竹岭庵这三个地方。

关于筋竹岭,笔者在《筋竹岭寻踪》拙文中已经有了详细的论述,证明了筋竹岭就是岭头陈到新建筋竹庵的下辽岭,故不再在此赘述了。

“饭于筋竹岭庵。其地为宁海、天台界。”

下辽岭头有一石质分路碑。从路碑南行200多米,原是一条小坑,向东而流,汇入青溪。该小坑曰牛头坑,该湾上部称牛头湾,下部是是红岩谷。该坑就是宁海和天台的县界。宁海和天台隔坑相望,夏孔人可以看到天台越后村的袅袅炊烟,大路下东南部的村民可以和天台隔山村民隔坑喊话,山头程村和天台的大暮村连在一起。有人说,有一道地一半是天台,一半是宁海。还有一则有趣的传说。说是,早先有一东路人第一次去山头程拜会他的朋友。朋友第一次造访,主人自然要表现出最大的热情,准备捣糯米馍糍招待。吃好点心,稍示休息后,主人说:“您先坐一下,我到天台去借个饭蒸回来。”主人走了,客人心里打起了鼓。到天台去借饭蒸,什么时修才能吃上饭?是不是有逐客的意思?但又不能一走了之,只好无可奈何地等着。谁知不到十分钟,主人回来了。客人惊奇不已,忍不住好奇,问道:“去天台,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主人不禁愣住了。继而笑着解释道:“我的隔壁就属于天台。我们平常说惯了,把隔壁说成了天台。”

从筋竹岭庵到山头程只不过500的距离,可以说是近在咫尺。

上世纪五十年代,兴修水利时,大路下村把牛头头坑的最上端筑成了水库,名之为牛头湾水库。在水库的西南角,“南行,则向国清大路”的东边一米处立有一块赭红色石头的界碑,南边镌着“天台”,北边刻着“宁海”。上世纪八十年代,改成了大理石,南边刻的是“台州”,北边镌的是“宁波”。

下辽岭头与界碑之间的距离只不过200,可以说鼻尖相碰,近的不能最近了。

由此可见,筋竹岭庵就在筋竹岭的岭头。“饭于筋竹岭庵。其地为宁海、天台界”的记述是何等地精准!

“过玉爱山”。“玉爱山”无疑是“王爱山”之误。不要说王爱山岗无玉爱山,就是整个宁海也无玉爱山。

光绪《宁海县志》载:“自魏岭东十里入县西之桐柏山。又东六里,经自满路至直石岭,其西北山曰百廿官瓶(兵)山。又东南六里至王爱山。又东十里至雷头山……

《县志》指明了直石岭东南六里和雷头山西十里是王爱山,根据《县志》所说的方位和里程,又根据各处方志和《王爱山陈氏宗谱》,王爱山之名是因为王爱山陈氏,即岭头陈陈氏,肇基祖吴兴王陈胤始居该地而得的名。由此可知。王爱山就是岭头陈的后门山。

王爱山不仅仅是山名,而且还是岭头陈的古村名,也是该族的族名,“王爱山陈氏”和《王爱山陈氏宗谱》就是最好的证明。

栅下有一支陈氏是王爱山陈氏的分支,其修辑于清·嘉庆年间的《王爱山派分陈氏宗谱序》里写道:“或曰:‘尔祖基尚存,盍还故乡乎?’祖答曰:‘王爱山虽有故址,废弃多,且此地与王爱山相去不远,春秋二祭亦得同其孝享’。”“故址”自然是村的房屋地旧址。王爱山明显是村庄。

《宁海县五里方图》里标注着▲(山的符号),其上写的是“王爱山”,其下写的是“王爱山庄”。 “庄”是什么?“庄”就是村庄,就是住人的村落。这更说明了“王爱山”即是山名,亦是村名。

王爱山上无路,所以,“过玉爱山”就是走过或经过王爱山村,即古之王爱山,今之岭头陈。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image001.jpg:


    此图是清代的旧图,但错误较多。不仅把天台的泳溪岭标成筋竹岭,还把高堂(塘)标到了大路下的西边,大刘(娄)村标到了“王爱山”的西边,“夏孔村”写成“车孔村”。

筋竹岭明确了,筋竹岭庵找到了,玉爱山即今之岭头陈,只剩下筋竹庵尚不知其之所在。

 

                



欢迎加我个人微信ID:ninghaitour
融入自然,放飞心情,享受自然,净化心灵是我们共同追求。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野客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582 积分:5286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6-8-14 15:18:1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4-20 8:28:51

 

 “筋竹”是纽带

筋竹岭,顾名思义,肯定是周边长满了筋竹而得的名。尽管现在下辽岭的两旁看不到一片竹叶,但该地土壤肥沃,气候湿润,很适宜于竹类的生长。正因为土壤肥沃,整座山都被垦成了田地。在三、四十年前,岭脚水塘的里墈和通往冠峰的公路下高墈上,在岭上部的地角路边还长有筋竹。在没有被开垦成田地的时候,整个下辽弯一定是筋竹遍地。

筋竹岭庵无疑是依据筋竹岭而得的名。

《天台山方外志。形胜考》载:“修竹千竿,兰若数楹,长者福聚,纳子化城,则有筋竹岭庵之胜。

“修竹千竿”四个字告诉我们,筋竹岭庵的内外到处都是竹。

王爱山陈氏曾有一度被称作金(筋)竹岭头陈氏。岭头陈这个名称无疑是《缑城金竹岭头陈氏宗谱》这个谱名斩头去尾而来的。

岭头陈坐落于王爱山东北麓,土层深厚,土壤肥沃,跟筋竹岭一样,非常适宜于竹类的生长。今天的王爱山上部是竹,村前的山隍头山是竹。不过,这些都是人们培植的毛竹。可以想象,在古时,她的村前屋后,田头地角肯定到处是竹,而且是野生的筋竹。

只要气候温润,土层较厚,筋竹的繁衍速度非常快。村北面的黄泥田原先是一块草坦,后被垦成了旱地,上面是一丘约两亩的田。在田和地的墈头上长有不多的筋竹。近二十来年,村人外出打工,田地荒芜,早四、五年之前,筋竹就长满了这两块田地。附近的白溪人和天台人常来这里扼笋。无奈之下,周边田地的承包户只得挖沟,洒上农药,阻止竹根的蔓延。

可见金竹岭头陈氏又因为该地遍长筋竹而改的名。

筋竹岭、筋竹岭庵和金竹岭头陈陈氏,一岭、一庵和一族都冠以筋竹,是筋竹把她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因此筋竹就成了他们之间的纽带。

筋竹岭确定了,筋竹岭庵找到了,王爱山现身了,《游记》里写到的四处地方只剩下筋竹庵尚无踪迹。

有人说高塘庵是筋竹庵。非也!高塘庵绝对不会是筋竹庵。

筋竹庵也是筋竹冠名的,其内外也应该长满了筋竹,而且应该与筋竹岭、筋竹岭庵和金竹岭头陈氏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从王爱山到高塘九肩岭的山跟天台的泳溪岭完全相似,都是砂石结构,土层薄,水过即干,不适宜竹类的生长。在其中间的白砂岭头,人们曾多次赏试着移栽毛竹,但无一处成林,至今不见竹影。

筋竹这条纽带无法把高塘庵连接起来。

金竹岭头陈氏坐落在王爱山的东北坡,筋竹岭则位于王爱山的北坡,筋竹岭庵与王爱山东西相对,中间只隔一山肩,直线距离不会超出20。它们紧紧地依偎在一起,而高塘离它们却有五里之遥,根本成不了一家人。

高塘庵的原名是永明庵,并非筋竹庵。因此说,高塘庵不可是筋竹庵。

那么,筋竹庵到底在哪里?



欢迎加我个人微信ID:ninghaitour
融入自然,放飞心情,享受自然,净化心灵是我们共同追求。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野客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582 积分:5286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6-8-14 15:18:1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4-20 8:29:56

 

“五里”是障碍

筋竹庵到底在哪里?

牛头庵。对,就是牛头庵。

王爱山形似眠牛,尾西头东。现今顶峰村村委会原来是一座小圆山,名曰牛头山。牛头庵,因牛头山而得名,位于牛头山东北50,岭头陈与大路下两村分叉路,公路下的南部。

解放前后,牛头庵仍然存在,四合院的房子,香积橱雕刻精细,佛像生动毕真,钟磬鼓钹齐全。可惜毁于破除迷信的上世纪五十年代里。

名曰筋竹庵,其内其外必定长有筋竹。据笔者所知,庵在的时候,庵旁路边常可见到一簇簇矮小的筋竹。筋竹这条纽带把筋竹岭、筋竹岭庵和金竹岭头陈氏紧紧地捆绑在一起。

我曾与一些文友谈及此事,众人都同意我的观点,但也说出了自己的困惑,那就是“五里”。

“路有歧,马首西向天台山,天色渐霁。又十里,抵松门岭……。又十五里,

饭于筋竹庵。”从岔路互筋竹庵共二十五里。

“宿岔口路。……西南十里松门岭,为入天台道。”

“……共三十里,饭于筋竹岭庵。”

从岔路到筋竹岭庵共三十里。两次行程一比较,筋竹庵与筋竹岭庵之间有五里路程。

“行五里,过筋竹岭。”徐霞客在筋竹庵吃了中饭之后,再走五里才过了筋竹岭。筋竹岭之后是什么地方?是筋竹岭庵。之后才是“旁多短松,老干屈曲,根叶苍秀”的红朱山岭和白泥岭。换句话说,从筋竹庵到筋竹岭庵的距离就是五里。



欢迎加我个人微信ID:ninghaitour
融入自然,放飞心情,享受自然,净化心灵是我们共同追求。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野客
  4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582 积分:5286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6-8-14 15:18:1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4-20 8:30:11

从牛头庵出发,经大路下,到筋竹岭庵的路程最多也不过二里,与“五里”相差甚远,即使从牛头庵出发,经岭头陈去筋竹岭庵也不到五里。因此,这“五里”路程就成了确定筋竹庵具体位置的障碍。

要扫除这个障碍,还得去《游记》里寻找答案。

细细品读《游记》,深感徐霞客文笔的精妙。第一次写的是“饭于筋竹庵”,“过筋竹岭”,没有写到王爱山和筋竹岭庵。第二次写到了“过玉爱山”,“饭于筋竹岭庵”,却没有写筋竹庵和筋竹岭。如果把两路线合并在一起,就变成了筋竹庵——王爱山——筋竹岭——筋竹岭庵。两者起到互补的作用,形成了一条完整的线路。

徐霞客不愧是文学家,其文笔之妙就妙在这里。“过筋竹岭”,必先经王爱山,而“过玉爱山”,必须走筋竹岭,然后才能到达筋竹岭庵。由此可以推断出,徐霞客两次都是走经王爱山和筋竹岭去华顶山的。

形如眠牛的王爱山恰巧与这条完整的线路相吻合。牛头庵坐落其东部,金竹岭头陈氏处于它的东北麓,筋竹岭绕其北坡,而其西部与筋竹岭庵相对。两庵、一岭和一族连在一起,犹如四个子女紧紧地拥绕着王爱山这位母亲。这更证实了牛头庵就是筋竹庵。

但是,在“五里”障碍没有被扫除之前,很难令人信服。

首先是徐霞客为什么不走经大路下,而经岭头陈呢?理由也很简单,是人们的直观思维误导了人们的正确判断。

人们的直观思维是以亲眼见到事物作为判断的依据,而忽视了400年前徐霞客时代这处地方道路的分布情况,因而误入了歧途。

徐霞客两游华顶山时,大路下去筋竹岭庵还没有路。理由有二。

“过玉爱山” 是第二次的记述。若徐霞客第一次走经大路下的路,第二次绝对不会再走经岭头陈的路。因为走大路下的路要比走岭头陈的路不是近四分之三,至少也要近三分之二的路程。谁会舍近而就远呢?这是其一。

其二,任何一族都是如此,筑庐定居,开土造田,维持生计,繁衍生息。开垦时,总是先近后远,先平坦后高峻,先肥沃后贫瘠。即使到了要往高处垦荒时,大路下胡氏也要先开垦自己的后门山——王爱山的南麓,最后才向筋竹岭头进军。大路下胡氏是南宋·庆元二年(1193)迁入的,徐霞客第二次游天台山是明﹒崇祯壬申年(1632),其间相差408.400年时间的人口繁衍还不至于去山顶垦荒造田的必要吧?既未开发,自然没有路。

经岭头陈去筋竹岭庵也没有五里路程,又作何解释?

时代变迁,历史发展,路也在发生变化。现在40岁以上的当地人都知道,从牛头庵去岭头陈有三条路可走。

一是硬路面水泥路,距离最短,至多一里路。二是从牛头庵北行,沿现在的水泥路,过小水塘,折西上岭,再北行下岭,至村,约一里多一点。该路在水泥路未建之前,是村人去高塘进出的通道。但是,该路高高低低,最高处离水泥路起码有20来米,最低处在水塘的坝底,起码也有3。路面狭窄,最窄处仅容一人通过。三是从牛头庵出发,经大路下村边,折向北,一直下坡,与第二条路相接。此路约有二里多。

水泥路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所建,跟徐霞客两访华顶山毫无关系;第二条路只能称小道,狭窄难行,只是便道捷径。水泥路建成后,该路已经废弃,几乎踪消迹灭了。

至于第三条路,牛头庵去大路下的部分路段尚在,足有三、三米宽。至徐霞客第一次上天台山,大路下和岭头陈两族相邻了420年。420年的近邻,姻戚相通,往来频繁。其路还会小吗?

至此,我们可以确定徐霞客走的是第三条路。

依据十分明确,纽带起到了作用,障碍已经被去除,若牛头庵不是筋竹庵,又有何处才是筋竹庵?

牛头庵无疑是《游记》里的筋竹庵。

 

 

 (作者系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原会员)


欢迎加我个人微信ID:ninghaitour
融入自然,放飞心情,享受自然,净化心灵是我们共同追求。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陈彬:筋竹庵具体位置的推论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