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海文旅徐霞客研究会走进西店 → 府台与蛇


  共有1080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

主题:府台与蛇

帅哥,在线噢!
zml
  1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网管
等级:管理员 帖子:7587 积分:59032 威望:10 精华:36 注册:2005-7-8 9:43:40
府台与蛇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26 6:07:15

 

(俞凤翔搜集整理)

   在西店石家一带,世代相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很久以前,有一位姓黄的台州府台,要调往宁波任职。这位府台老爷为人低调,在江浙一带颇有清名。但是,他好迷信,曾梦见有人警示他:到宁波府就任途中,不得骑马坐轿。所以,他一不骑马,二不坐轿,三不带仆,一人一包,踽踽独行

走啊走啊,他来到了西店朱行桥附近。忽然,他看到一条绿色小蛇在追赶一条灰色大蛇,大蛇吓得无处躲藏,扭曲着身子,“呼呼”吐着信子,警告小蛇别靠近它。

看着这情景,府台老爷感到特别惊奇,心想:“这小蛇像竹叶青,似乎又不是竹叶青,大蛇居然怕它。不行,我得赶紧离开,要是被它咬上一口,就糟了。”他抬起一脚,准备走人。

一般来说,除了捉蛇玩蛇的,其他人无不对蛇有一种畏惧感,这府台老爷也一样,远远看着,不敢靠近。

突然,他的脑海里跳出几个关键词:“小蛇”、“大蛇”,“小官”、“大官”……“啊呀,不好,我今次去宁波府上任,难道这小蛇欺负大蛇,就是给我的预兆?意味着‘小官’要欺负我这个‘大官’?刚到任,就要给我一个下马威?”

“不行!这个预兆,要立马消除,消除预兆的办法,就是杀死这条小蛇!”想到这里,他把刚抬起的一脚放了下来,并且,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他搬起一块石头,用手指在石头上虚画了一道符,口念“赫赫阳阳,日出东方,手捧金石,扫除不祥,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念毕,狠狠地砸向小蛇。石头落下,没砸到蛇的七寸,却砸在蛇尾。大蛇一看有人横插一杠,就乘机跑了。可怜的小蛇,一时玩心欺负欺负大蛇,却要成为冤死鬼。

小蛇又疼又气,“好你个恶人,无缘无故要砸死我,要死我也要找你垫背。”它鼓起余力,弹身而起,狠狠一口,咬向府台老爷的右小腿。这时候,府台老爷急了,再次抓起一块石头,狠狠砸向小蛇,小蛇的头部被砸烂了,死了,死蛇眼睛不闭,狠狠地瞪着它的仇人。

“不知道有没有被咬伤。”府台老爷低头一看,靴子上虽然有个牙印,但似乎没有出血,他放心了。其实,府台老爷这次想错了,尽管他穿着靴子,但是小蛇多厉害呀,硬是把他咬破了皮。

继续走路。平路走完走上坡路。府台老爷走到这里,右腿越来越沉重,走路越来越慢。“到底怎么了?难道中毒了?应该不会啊,没见到出血啊!”

“坚持就是胜利!府台老爷默默地为自己打气。走啊走啊,走到了现今的栅墟岭。虽然栅墟岭靠西店这边比较平缓,但是,府台老爷由于右小腿肿胀得厉害,还是举步维艰。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登上了栅墟岭顶。坐在石条凳上,他开始脱靴,脱了许久,才脱下来。仔细一看,右脚跟部位有两个细小的牙印,而今整条小腿黑黝黝一片,毒血正向大腿蔓延。他没有治疗蛇毒的经验,不知哪种草药可用,岭上也不见路人,看来性命不保。“宁波府,我来不了了!”府台老爷抬头向北,放眼望去,感觉远方一片灰暗。

“死就死吧,死也要死在向北的路上。老天爷,我为官还算清廉,恶心也不太有,不就是敲死一条小蛇嘛,为何这么快就要遭报应?再说,敲死小蛇,也是为了防止被小官小吏欺负,为了更好地任职啊!”

他想把靴子穿回去,但是小腿越来越肿胀,穿上也没什么意义,他心一横,把靴子丢了。

走啊……走啊……左脚拖右脚,一步又一步,走到双黄岭,府台老爷这次真的走不动了,不行了,蛇毒攻心,立马就要命丧黄泉。临死前,他没有想高呼皇上万岁,却想起了那条临死咬他一口的小蛇,一个念头涌进充满毒血的心头:“为官先为人,为人要行善,众生皆平等……”可惜,他悔悟太迟了!

从此,西店一带就开始有了几个地名的另一种叫法:府台老爷走路越来越慢的那条山岭,叫慢步岭;府台老爷脱靴的那条山岭,叫脱靴岭(栅墟,zhaxu,与摘靴读音相近);而府台老爷死亡的那条山岭,叫丧亡岭(双黄岭)。这种叫法,也许是为了纪念这位府台老爷,也许不是,确切的原因谁也不知道。

 

    作者:俞凤翔,宁海县徐霞客研究会秘书长



宁海旅游网   "驴友的大本营 游客的好伴侣"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府台与蛇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