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宁海户外霞客风版 → 白溪之缘


  共有83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白溪之缘

帅哥,在线噢!
野客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375 积分:2715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6-8-14 15:18:11
白溪之缘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3-2 9:03:32

 

王良庆

白溪位于宁海县,是浙东的最长的溪流之一,从天台的天台山脉平石头村源头开始,尽在青山相夹之间曲折前行,两边群山上的沟沟壑壑,森林密布,浑然一个森林水库,溪流四季不竭。白溪就这样一直流到岔路镇,才甩开群山的夹持,展现在开阔的岔路——前童平地,奔赴三门湾海域。2001年白溪水库建成后,白溪的上游更以“浙东大峡谷”、“天河生态风景区”的美名远扬四方。而且,白溪又是一个村名,曾经极为偏僻,交通近乎隔绝。我姑妈年轻时,缘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宁象两县合并,工作从(象山)东溪中学调至宁海,后来成了家,而我大姑父的世居之地就在白溪村。

第一次到白溪村,是在1974年上半年的农忙假期间,我才十虚岁。那年,我爷爷奶奶在白溪的姑妈家住着,我爸打算带上我,一起去看望他们及姑妈一家,顺便带上一些爷爷奶奶想吃的海鱼。那时因为交通不便,当地百姓一年到头买不到鲜鱼,供销社就连咸鱼咸蟹也难得送进去。所以,在动身去白溪之前的一个集市日,我爸把家里几只已经养了三个月大的白鹅,挑到十里外的岑晁街去卖掉,然后买回一大篮的新鲜鲳鱼,在家里把鲳鱼用盐腌在一个桶里,准备带到白溪去(那年月,没电、没冰箱,更不用说保鲜材料了)。

几天后,我爸先带我从老家珠溪出发,走了十里地,送我到贤庠车站,让我提前一天独自乘车到丹城。到车站后,我买好第二天去宁海的早班车车票,并住在丹城的外婆家。第二天我爸起了个大早,从老家连夜步行赶到丹城,叫上我,并一块儿乘了近三个小时的车,来到宁海城关。因是第一次出远门,一路上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一个接一个的村庄,一座接一座的群山,更有从一站接一站上来的讲着各色土话的人们。

我们在城关车站附近,等着姑父来接。直到下午一点左右,姑父坐在一辆村里的拖拉机上出现在眼前,还特地拿出糖果给我吃,大家一阵子亲热。紧接着,就沿着甬台温老公路,出发了。当拖拉机开过岔路村之后,开始艰难地爬上桑洲岭,然后在连绵的山头上“突突”行进。嗨!这公路怎么一直会是在山上绕呢!不知开了多少时间,大多数时间我都不敢往近处看,不敢往山下看,那可是要翻下山去的感觉啊!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经过好几个山上村庄,在山顶的西山村停下,我以为到目的地了,大人们却说,还要走下山呐。几个人或提着或挑着行李,沿着陡峭的“之”字形山路,绕来绕去往山脚下去,只是始终迟迟不见向往中的白溪村。到了山脚,已近黄昏,看到在山脉与溪流大拐弯处一溜不大的土地上,一些社员还没忙完一天的劳作,正在收获小麦。这片土地的尽头,那灰瓦灰墙,我姑父母表哥表姐的家乡,便定格在我记忆的最深处。

白溪村庄不大,东西南北横穿各不过两百来米,但古色古香,好几进二层楼的四合院,都是石墙瓦屋的,绝少当时在别处还蛮多的泥墙草房。一条从上游里王村西边的溪流中截取而来的水流,沿着山脚岩石中人工凿出的“红旗渠”,绕过一段长长的山弯,从北进村,带来四季清冽的溪水,带来了村民们的富足生活,也带来了村子的脉动灵性。水渠近两米宽,在村子的西边大路旁由北往南流经,沿渠的西首是长长的一排两层楼“大寨屋”,还有公社的大礼堂。渠道在村南折而东流,重又汇入溪流。在汇入溪流之前,公社在渠道口安装了一台小型的水力发电机,就像《蹉跎岁月》描写的山坡小水电一样,为社员和社办企业供电。二十多年后到过云南,我总觉得白溪村还真有点像丽江古城那种韵味儿,虽然没有商贾络绎,却亦宁静幽远;虽没马帮商队,却偶有扁担挑夫。渠道里一年到头水流不断,在入口处控制好了水量,刚好适宜村民们的日常浆洗并发电,在农忙时节,渠道水引去灌溉村南的庄稼。渠道不深,但也有危险,我的一个未曾见面的小表哥掉进去,说没就没了。

在白溪村的东村口,有一颗很大的银杏树,大树跟前略微开阔的溪面上,有一座约莫五十公分宽、长约三、四十米的木桥,桥面由七、八根不大的树木排成,也就是电影《闪闪红星》潘冬至“拆桥打白狗子”的那种桥。人走在桥上,水快速流过桥下,颤悠悠的错觉,即使不看流水只看桥面,眼头一下子就会晕得不行!我们小孩走在桥面的时候,大人们总牵着我们的小手。那几天,爷爷总是牵着我, 缓步走在原生态的白溪风景之中。

第二次到白溪,是1979年春节,我爸和小姑父带着大妹、大表妹、我等五人,一道去大姑父家去拜年。回来路上,早上从白溪爬上三四百米高的山顶西山村(也叫高塘村),再坐拖拉机到城关,因买不到回丹城的车票,也买不到去梅林的车票,就从城关步行20里到梅林,再搭上宁波至西周的末班车。幸亏小姑夫有战友家在柴溪村,一行人便在柴溪下车,连夜投宿。第二天早上又从柴溪步行至下沈,却又买不到到丹城的车票,继续步行到西周,在溪边桥头旁的饭店吃过中饭,再乘车到丹城。下午又转车到章家墩,步行至回塘岙小姑夫家,我家三人又翻岭走到珠溪老家,已是天黑。就这样,从宁海白溪至象山珠溪的路程,整整化了我们两天时间,遂成“宁象交通不便”的一个经典故事。随着当今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那种慢行程的生活便进入了尘封往事之列。

1982年,从岔路到白溪的沿溪公路开通,来到白溪父母家的次数就更多了。或春节,或盛夏,或秋高时,或冬雪后,或沿着山边的渠道,或顺着溪流,遍览那美丽的原生态的林、山、溪、石。1989年的五、六月间,我到白溪养病两个多月,几乎走遍了白溪的角角落落。一天中饭后,我沿着溪边的大路,顺着来水的方向踽踽独行,那条长长的路如今已深深地沉睡在天河的底部。一路上,除了时而黑黝黝、时而粼粼亮的溪水,溪边的少许土地少许庄稼,就是两边郁郁葱葱的群山。满山漫岗的春树嫩梢,呈现出无数种说不清的绿,鹅黄、嫩绿、棕红、棕绿、宝石绿……,这儿一簇,那儿一簇,层层叠叠,散发出森林浓郁的春天气息,一季枝头闹春,一番生机蓬勃,而头顶之上,一长溜蓝天白云悠悠。溪面凝脂般光滑无声,偶尔才有的路边小沟里发出淙淙声,和弦着几只鸟儿飞过时的鸣叫。一两个小时里,路前路后,见不到半个人影,弥漫着富含负氧离子的空气和溪水一样纯净。

走着,走着,弯进路边的一个山坡,爬上去,直到没了山路,树木遮天,林中灌木也长得高密。那时,我没按原路返回,只顺山势往下走,靠着攀拉树干藤条下山,偶有脚着不了地的时候,偶有一屁股坐在柔软的蕨类植物上滑一下的时候。走进森林的光线阴暗处的时候,心中难免几阵子心跳的恐慌,像野外森林探险几近失踪一般。好在离大路不远,好在山中无野兽,没多久,便平安地走回到溪边大路上了。

如今,白溪乡早已并入岔路镇,原来的白溪村也与大娄村、江家村合并而成新的白溪村,现代化的便捷交通,我们自驾一个多小时便可抵达。由于姑妈一家也已多年没住白溪村,去的机会也极少了。但每每得悉“浙东大峡谷”、“天河生态风景区”,心中顿生无限的亲切之感,呵!那只是因了这白溪之缘。

来日,一定相约,再去白溪好好看看!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白溪之缘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