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海文旅霞客俱乐部霞客风版 → [转帖]袁伟望|探秘龙王宫


  共有72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转帖]袁伟望|探秘龙王宫

帅哥,在线噢!
野客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515 积分:4559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6-8-14 15:18:11
[转帖]袁伟望|探秘龙王宫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4-12 9:03:40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6.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龙王宫在哪里?我说的龙王宫在天堂山。
    天堂山在哪里呢?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有人知道。他们不但自己去过天堂山,还想着要与大家分享天堂山龙王宫的探行之乐,并在群里发出邀约,要组队“探秘龙王宫”。这不,召集令一下,就召集了70多人的队伍。
     “有树为桑,积沙成洲”,桑洲是有诗意的山乡。天堂山在桑洲方向。我们从桑洲镇政府门口出发,行经陈家岙村。陈家岙村,原来的村名很有意思,叫盛嘉岙,至于为什么会叫盛嘉岙,我却没弄明白。陈家岙村道公路两旁,墙上绘有各种乡村生活小景,牛羊鸡鸭、池塘春草,牧童横笛……都是有诗意的,尤其是在初春草绿花红的时节。队伍没走通行的“南山花语文明示范线”的国家登山步道,而是经过公路边上的锈铁丛雕,向东登上陈家岙村东面的山岭。见铁雕上刻有“南山花语小镇”,题款为“晏方”。我惊到了,这不是童衍方的书体、前童人童衍方吗?想起那次陪大学同学参观古镇,晏方那种“欲得方,必得厚,方能积雄”独创的台州式柔刚一体书法特点,像刀刻一样入心入记忆。“晏方”两字,到哪我都不会忘记。衍方,晏方,还有晏方他那“惜福、感恩”与做人、做事讲求一个“缘”字的理念,很合我心意,他成书画、篆刻、收藏等全面出成绩的著名艺术家,是很自然的事情。岭上有卵石古道,我快步追上前进的队伍。有人已开始出汗,呼呼喘气了,我侧身超越,超越,到了岭顶一小庵。回看,周边的油菜花很吸引眼球,你可想象:油菜花田上,弯曲小道中,一群穿着各色冲锋衣的行者,双手平伸,握着相机、手机取景拍摄的群像画,会是多么的生动有趣。茶园里有在采茶的,采茶在艺术家眼里是很诗意的劳动,可媲美“江南可采莲”的采莲。但这里的采茶没有各种活动上或舞台上展示或表演的“精彩”而那么地富有诗意。散落在茶园里的多为老头老太,不仅没有蓝布花衣,花巾包头,也没有红旗猎猎、鼓乐喧天的映衬,更没有舞台布景的唯美、音乐的悠扬动情。“着力不着力啊?”我见坐着摘茶芽的一对老夫妻。“着力?有点啦,年纪大了嘛。油菜花好相吧?星期日,出来走走,好。”对啊,出来走走,最好, 他们关心的不是自己劳作的辛苦,而是出来走走人的快乐,他们纯朴真诚得让人心生敬佩!“这条岭,叫什么岭?老伯。”“陈家岙岭。”老伯答。谢过老伯,我们继续在岗顶田塍上穿行。
     走过一段东西向的弯曲公路,有人告诉我们,这公路往东通到桑洲的江下村。从公路右侧小路上行,有开花的桃树伴在油菜花田与紫云英田边。站在山岗上,能看到山下卢探花出生成长的山村。翻过茶园山岗,就到名叫“大岗头”的村庄了。有人告诉我们,这里就是“有名”的彩石村。沿村中水泥路往西边走,一个广场边上立有两块巨石,一大一小,大的刻“彩石村”,小的刻“屿东”。旁边有宣传栏展示“屿东村村情简介”,简介说屿东村由大岗头、外山郑、江下等三个自然村组成,村域面积2.1平方公里,377户,1010人;说登高望屿东村的古树林,会让人眼睛一亮;说屿东村是市级生态示范村、市级全面小康村。还重点很文学地说屿东村村居砌石就地取材是为一奇,奇的是这里的石材表面是一层青色的“皮”,内里却变化成赤褐色,切割后的断面由青到赤,显露出丰富的色彩变化。一层两层的房子,全都用这样的石块垒砌,石磡用彩石砌驳,道路用彩石铺砌,彩石房子、彩石道路、彩石沟磡,自然就构成了彩石村的独特风貌。
     穿过外山郑自然村,山边独立的一座红色小庙显得生动,山湾梯田上的层层油菜花又让我们驻足。我们循村庄坡道走向桃坑。桃坑,桃坑,满溪坑种满桃花是吧?有人回答说,桃坑的名字就是这样来的,县地名志里就有这样的记载。桃坑没到,映着天色、桃花、油菜花的水库出现了。有人在水库泄洪口看到成片鲜嫩的水芹菜,心动了。或许他们想起水芹菜作馅包水饺、包汤包的美味来了,好几位也不怕拎着走山路不方便,硬是扯了两大袋拎着追赶队伍。在山路转弯平旷处,出现一长排蓝皮屋顶房子,有成片的桃树,这也许就是现在的桃坑。山间的一段机耕路,有人走着,很是喜欢,说:“这路走走舒服,黄沙泥,不粘,松软又有弹性,周边松树间生长成片铁芒萁,空气清爽,这气息闻起来好过。”出机耕路,队伍面山而上,蛇行在上山小道上。小道是以前砟柴人走的,现在少人走,杂草刺藤斜挂垂落,需要小心撩拨通过。从向导传过来的话,我们知道,现在队伍正走在双尖山的西南面山湾里,翻过一个杂树密匝的小山岗,侧斜向下,走向一个山谷乱石上密布苔藓与厚积树叶的山湾。前面有人传话说,转向北走,攀爬过一个陡坡,就转到双尖山东面,龙王宫就快要到了。这一段陡坡把原先拉长的队伍压缩成几乎垂直的梯队,挤挤挨挨。能摸着前个人后腰、脚后跟地攀爬,给行进带来了欢乐与笑声。能看见龙王宫了,前面有人在说话。这一带已经在三门县境内了,下山路两侧柴草全被刀砍出了“宽敞”的行走空间,队伍行走速度明显加快。待我走到半坡,前面已经有人走到龙王宫了。向导周林云,特意等在路边,说:“要不要去看看隐迹潭?就在上面。”“还要上多少路?”有人问。“一二百米吧。”“上,到了这里,怎么能不去看看呢?探秘龙王宫,要探。”其实上去的路不到百米,我一爬,中间没歇气就爬到隐迹潭的山崖前。山崖没有壁立,有水在凹凸的崖壁上滴流,崖壁高数十米,宽十来米,仰望崖壁,高而陡,有很强烈的压迫感。崖壁下,有一紧贴岩壁的小水凼,那也只能称小水凼,一尺见方不到,水浅几寸,且水中满是腐叶。向导周林云说,以前天旱的时候,这一带的老百姓求雨取水都要到这里。这隐迹潭还是有故事传说的。山势陡,没有像样的路道。看来,古人求雨取水也确实不容易。好在有信仰支撑,有传说故事鼓舞。崖下有四块石碑,有光绪、民国的。碑刻有“甘霖济旱”“霖雨仓(苍)生”等。回撤到山腰山道上,继续往下走没多久,就到龙王宫所在。看山势,这里确实是个很好的地方,西面双尖峰下,有几幅山,龙王宫紧靠着,稳稳当当的,左青龙,右白虎,两侧山势相抱,前面却又显得开阔无比。山下就是三门县城海游镇所在,再远些,就是清溪流到的旗门港三门湾了。龙王宫,处半山腰,地势平坦,有一个相当大的平地,平地前有一高墩,就像龙王宫的天然屏障。老龙王宫墙体全是乱石,一层三大间在高台上,青瓦盖顶,天井外的院门,也是乱石筑成。现在新建一个大殿在旧殿后,旧殿两侧外围正在新建厢房。我问正忙着的村民。村民告诉我,他们的上辈人一直是宁海人,现在的三门县历史不长。这座龙王宫的建造费用,都是村民自己五百、一千筹集的,建成的大殿已用了三十多万,他们现在都是做义务工的。我追问一下,村民说,整个龙王宫建设,自然也有企业老板的赞助。
    龙王宫,有什么秘密可探呢?龙缠岩在哪里呢?隐迹潭是否因为有龙王宫而铺演成传说故事流传的呢?在龙王宫吃完中饭,我还没搞清楚天堂山在哪里。好在从龙王宫下来,走向松门村的路上,我问明白了,天堂山就是地图上标注为双尖山的整个山脉,包括了宁海三门交界的一带山岭。双尖山,现在因处宁海三门县界,古代因取水的龙潭所在而出名。有人说“秋天的天堂山是五彩缤纷的人间天堂”,我第一次来,是初春,没在那个季节到过,不好说。现在看山围中,一树一树的粉红花树点缀在围屏般山围的树林中,也已是非常漂亮动人了,秋天的景色是不是天堂,也当可以想见。周林云说,天堂山,光绪《宁海县志》有记载,说其“山腰平旷,左右围绕,立其处,如坐堂上,故名天堂峰。”原来天堂山就是双尖山,又称天堂峰的。这一明白,让我心里很快意,也算今天——2018年春龙节解秘了“天堂山”,是一大收获!行走其实就是行走,行走过程中享受了行走的得趣、得知、得乐、得放松,就是行走的最大意义!但如果稍有着意的话,还会有些特别的新趣味,譬如,现在龙王宫的匾额,金字闪闪的,村民写的是“龙皇宫”,这是为什么呢?这是不是有些别样的说头呢?或者什么说头都没有,只是书匾者受神魔小说《龙皇》影响,再加“龙王”、“龙皇”音近,或书匾者还更有一种千年“皇帝”情结,就题上个“龙皇”,以附会民间的某些潜在的心绪?这也让人费思量吧?回味还是有些趣味的,我们坐在松门村公交站台上等车,我看到车上“三门人”疑惑的眼神,似乎在询问:这一群人从哪儿冒出来的?坐在这里要到哪里去啊?有趣,我们成了别人眼中的一道风景。
     龙王宫是目标,探秘是“噱头”,行走过程的快乐,才是真谛。只是有点遗憾,古人在村落间看到的“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此次行走过程中,我没有见到。
(作者:袁伟望,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会员)


欢迎加我个人微信ID:ninghaitour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转帖]袁伟望|探秘龙王宫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