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海文旅霞客俱乐部霞客风版 → 袁伟望|暗岩与明岩庵


  共有34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袁伟望|暗岩与明岩庵

帅哥,在线噢!
zml
  1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网管
等级:管理员 帖子:7577 积分:58820 威望:10 精华:36 注册:2005-7-8 9:43:40
袁伟望|暗岩与明岩庵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18 11:20:28

 

暗岩,是个小自然村,小到可以忽略。随着徐霞客大道西延段贯通,暗岩可能更被人忽略了。但1986年版《宁海县地名志》记载 “暗岩”村,却比一些大村,文字还多,保留了一份历史的真实,我感到欣慰。

暗岩,4户,19人。曾用名雁岩、明岩。村处赵郎场东南1.5公里之崇寺山西麓。东邻城关镇,南与城郊乡溪南片村隔溪相望。县城出西门第一村,为旧时通西乡必经之处。该地原有明岩庵,并有路廊、茶堂。后董姓于1900年自城关董家迁此,周姓于1902年自两水孔迁此。光绪《宁海县志》载:“暗岩旧名雁岩,明万历初,内翰戴愚斋经此更名明岩,又名小岭,即旧载寺岭也”。但暗岩之名仍沿用。东首山脚路边建有陈韶烈士碑亭。陈韶牺牲地在村西八石田边土墩旁,土墩上原树有一纪念石柱,1966年被毁。

地名志文字记载暗岩,信息还是蛮多的。暗岩,曾有雁岩、明岩,小岭、寺岭之称。成村前,暗岩处应有明岩庵,有路廊与茶堂。暗岩,出西门第一村,通西乡必经之处。暗岩东首还有陈韶烈士碑亭,村西八石田边土墩上有纪念石柱,柱在文革初年被毁,等等。最早对暗岩留有深刻印象的是烈士纪念碑亭,历史书上学到的北伐战争有了具象的记忆,也从那时起真实地把北伐战争与宁海联系了起来。宁海县《北伐战争阵亡烈士纪念碑》曾有这样的记载:“农历丙寅年十二月初八1927.1.11),北伐军第十九军军部参谋长陈韶率先遣营在此与北洋军周荫人部激战两天两夜,陈韶中弹牺牲。1931年建立碑亭以为纪念。当时浙江省主席张难先题额‘节炳日星’,宁海县长李涵夫撰联:‘血溅暗岩久仰英名光里党,魂归故土长留浩气在人间’。”暗岩是一处值得我们纪念的地方。走到这里,我对英雄会有崇敬之情油然而生:一个民族不尊重英雄肯定不行。2018年“519我要走”徒步行走后,我又两次来到暗岩,看到暗岩古道边陈韶烈士石碑仍在,没被移动,只是掩映在为防落石的铁丝网与自然生长的藤叶中,我还是感到庆幸。碑亭不见已经多年,碑石仍能静静的“守候”英灵,虽然英灵不知在何处。我还是有点感动的。只是傻想,如果不知陈韶烈士牺牲的人走过,肯定就不会留意到这铁网内杂草中的三块石碑。烈士们要得到纪念,确实需要采用某种形式来把它落到实处的。历史需要得到关注,还是要有像我这样的活人不时来凭吊英雄的。碑石出露处,隐隐有 “节”“炳”字样,这让我想起上个世纪,包括我们那个时代对英雄的尊崇:人有英雄气在内心,一生行动确实会有所不同,就像罗曼罗兰所说的人是确实需要时时呼吸英雄的气息。只是不同时代,英雄的内涵或具体人物,因了时代的不同,而有些许变化罢了。

暗岩所在,毕竟是官道——古代宁海出西门的唯一官道,卵石道显得宽宽的,光滑的卵石道仍存有悠悠古韵。想象徐霞客出西门,过暗岩,是否别有一种情怀呢?没走几步,两侧都有了房舍,墙面多为水泥抹面,或水泥砖砌墙面,砖墙蜊灰抹面的老房屋只有迎面的路廊与左侧的曾为供销社所用的两层板壁楼房,与右侧倒塌房屋后面的明岩庵厢房了。暗岩路廊高敞,东向洞门顶上青石条刻“道通台越”。门洞右侧墙中嵌《徐霞客开游古道碑记》,上载:徐霞客自苏赴浙,自宁海出西门,开始历时28年的纪游生涯,突出霞客自宁海西门至天台华顶峰古道——徐霞客“开游”古道,并指明此徐霞客开游路途中,宁海旅游局依次设立徐霞客开游古道遗迹碑及唐代铜镜“真子飞霜”出土处等碑记的实际情况。其中暗岩所在就包含在“西门古道遗迹碑”中。现在我所看到的暗岩路廊,即为立碑之时重修的路廊。重修时间为2002年中秋前后。路廊内部为木制穿斗式结构,有三间面宽,朝南一侧开有三个门洞,透风,透光。想象古代路廊直接临溪与田野,路途之人歇脚、喝茶中,还可话桑拿麻、道商情、观赏风景。路廊北侧为三间两层木结构楼房。东面一间一层靠墙开一扇门,朝西门墙上嵌《暗岩茶堂碑记》,显示茶堂特色;中间楼下为双开门,两侧有石板构成两个长形“柜台”,分别写着“暗岩”“茶堂”,据说这是放茶桶的地方,方便路人取饮;西侧一间一层除开门外,全是排门板,可能是提供吃食之处。出路廊不远就是双水桥,桥东西向横跨溪流,中间有桥墩,共十块条石分两组联接,五五并列,组成长约五米、宽约二米五的平桥,通向西面。现这一段的卵石路还保留有一段相对完整的卵石路面。当年徐霞客就是通过这一处走向岵岫岭,走向梁皇驿,奔向天台华顶峰的。回望路廊,门洞顶上青石条上刻“泉接天亭”四字。

地名志记载的暗岩路廊与茶堂都在。现在我要关注的是始建于明代或更早的明岩庵了。现在的明岩庵,在紧贴暗岩路廊的东北侧,有小院门,门内正中大殿三间,为重建,西侧厢房是平房,有五间,建筑历史有近百年,东侧原来厢房的地方,只剩断壁、废址。大殿前的石板道地,石板台阶,万空师傅说这就是现在能见到的保存下来的“古典”了。万空师傅居此庵已有九年,他说,暗岩最初是只有明岩庵的,包括了路廊在内,这一片的山与田地,都为庵产。他知道的文革期间,庵前路廊东面古道的两层楼房都为供销系统网点所有。万空师傅引我看了他2015重刻树立在院门外黑色大理石的《明岩庵碑记》,碑记为钱塘人字孟凌的徐胤颉所撰,作于“壬申(1632年)仲秋望日”。我回来翻看谢时强先生点校的《宁海文存》中的碑记,碑记题目有所不同,题为《明岩西竹庵记》,出处为崇祯《宁海县志》。作者姓名中的“颉”,先生点校本作“翓”,这两字读音相同都读xie(第二声)”时,“颉”字意“鸟飞向下”,“翓”字意“鸟向上飞”。碑记原文如下:

宁邑西郭外临溪皆清泉山也。去五里许,旧有暗岩,万历初,戴内翰愚斋经此,更曰明岩。岩前台宁孔道,其地土石间杂,素无森木乔林,行旅暍者苦之。天启甲子,有邑民王春阳者,家温无嗣,誓念夹道栽松,不惮畚锸溉灌之劳莳植者千余本,自是萎悴者、牛羊片贼者,时加培补,而数年间,蔚然成荫矣。昔岩趾有庵,久计五里内被野火煨烬,一片裟袈地委诸宿莽瓦砾中。

崇祯庚午,春阳复慨然兴怀,罄家鬻产弃室,谒师法名洪慈,即于岩趾建庵栖焉。凡佛庐两庑,轮奂一新,而藏经有楼,修忏有堂,斋供有庖温,翼然轩然,知非一手一足、一朝一夕力也。洪慈此举,三善备焉。余欣赏其能解脱也,能舍己利物也,能建久远计也。古人云:“十年树树,百年种德。”洪慈以之。窃意世之号为丈夫自命豪杰者,至义利从违处,未免牵挂一丝,果能有此脱然否耶?书之庵中,俾醒今之为行旅者。洪慈旧为王氏故家子,先住文昌巷河泊所塘。

读碑记,可知晓不少。崇寺山临溪又名清泉山,暗岩由诗人戴愚斋改名为明岩,暗岩前万历初就是“著名”台宁孔道,徐霞客首次(1613年)出西门经此道时,暗岩“土石间杂,素无森木乔林”,徐霞客走出西门,一路行来却有了“云散日朗,人意山光,俱有喜态”,徐霞客行走中的那些情与景,我们是否可以在此给以重现?徐霞客第二次(1632年)过暗岩,暗岩经王春阳誓念夹道载松,不惮畚锸溉灌之劳,萎悴贼害,时加培补,此时的暗岩官道上,夹道松林,已蔚然成荫了,明岩庵废址上又稍后重建了“轮奂一新”的庵堂,旅行家的徐霞客对此却没去记上一笔,徐霞客是不是走得太匆匆,他是否是被天台的水脉山系深深吸引了呢?碑记中的王春阳、释洪慈,那种解人烦渴、舍己舍家造福于人的德行,更是诗人戴内翰所着力要颂扬的,那种“能解脱”“能舍己利物”“能建久远计”,“三善备焉”,人世中真真难得,不写碑记加以颂扬,怎么行呢?“百年种德”,古人的这种美德,“种”得是多么有意义啊。在我与万空师傅聊着的时候,万空师傅的希望,让我感到民心的可贵。万空师傅希望能重修烈士碑亭,能重修明岩庵,他说,借此重修可保护古道与路廊,又保护了一份“古典”。他说,如能行此举,那也是在“种”百年之德,是在做传生生不息文化美德的大德之事。


宁海旅游网   "驴友的大本营 游客的好伴侣"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袁伟望|暗岩与明岩庵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