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旅游快讯 → 正文

   

梁王山,因梁邵陵王萧纶率领田什等屯兵得名

宁海旅游网 http://www.nhly.net 2011年01月11日 山水翁 文


梁王山,因梁邵陵王萧纶率领田什等屯兵得名

梁王山因田什等将军,护卫梁邵陵王萧纶退兵宁海时,曾经驻兵,将原称桐柏山更名,纪念梁王在平定侯景叛乱中,屡战不挠,最后败于西魏大将杨忠,不屈殉国。百姓在梁王萧纶殉难的汝南立庙纪念。留居宁海的萧纶部属成为今城区附近的开发者,百姓为他们建立了靖边侯庙、贾中丞庙、董将军庙、左足庙和花楼庙纪念。至于梁王山之梁王庙,一说为纪念后梁萧詧的梁宣帝庙,实属误传。萧詧于大同元年(535)就到襄阳任雍州刺史,即在侯景叛乱之太清二年(548)前13年就未来过浙东,太清三年(549)就投降西魏,被封为附庸梁王,承圣三年(554),配合西魏攻陷江陵,杀梁元帝萧绎后,被西魏立为后梁宣帝于江陵东城,在驻西城魏军城主监管下,管江陵一州之地。平定侯景叛乱,封赏平叛功臣,皆为梁元帝,同萧詧毫无关系。山名宋、明、清三代志书中皆称梁王山,今改梁王山为梁皇山亦欠妥。

梁邵陵王率田什等 屯兵宁海

梁武帝(464一549)太清二年(548)八月,侯景(一552)起兵作乱,武帝封邵陵王萧纶(518一551)为平叛统帅,督郢州、北徐州、司州、通直等南北东西四路兵马同讨侯景。纶虽督军奋战,并有各路兵马三十余万云集救援,由手萧正德叛变,接应侯景,众军又不能统一,至次年(549)三月,台城(建邺皇城)被侯景攻陷,纶奔禹穴(大禹陵所在的会稽地区),屯兵宁海。梁王发觉大连有异谋,当年就率兵去寻阳、郢州,田什将军等部属留守宁海,成为今城关附近的开拓者。关于其史实,见以下二则。《南史·列传·邵陵携王纶》写道:“三年(549)正月,纶与东扬州刺史大连等入援,至骠骑洲,进位司空。台城陷,纶奔禹穴,东土皆附。临城公大连惧将害己,乃图之。纶觉乃去。至寻阳……大宝元年(550),纶至郢州,(地在今湖北江陵西北)”;越溪乡梅枝田《田氏宗谱》旧序云:“什公,封靖边侯,梁太清时为殿前将军,侯景作乱,二子逐北殁于王事。迨侯景之陷台城也,公保太(王)子邵陵王纶与其孙任出奔于宁邑,遂偶居于邑之东焉。迨太子复位,陈将军功,初授武冈侯,旋授靖边侯。屡征不起,命镇守台郡。”

邵陵王屡战不屈, 田什等镇守海滨 ,百姓建庙纪念

梁邵陵王萧纶,梁史赞第二子纶为“忠孝独存”者。梁武帝共有八子,长子昭明太子萧统、三子简文帝萧纲、七子梁元帝萧绎为帝位继承人;次子豫章王综,获悉己为齐东昏之子,于天监六年降魏,八子武陵王纪,于承圣元年(552)起兵叛乱被杀;其余三子中,二人侯景叛乱时已去世。其中四子南康王绩,大通三年(529)24岁病死。五子庐陵王续,中大同二年(547),44岁死于荆州刺史任上。六子邵陵王纶,被封为平定侯景叛乱的统帅。他败退会稽、宁海不久,留下田什将军等镇守台宁,自己率主力西上,至寻阳、至郢州、至武昌、至汝南,仍被守令尊为军事统帅,旧部多闻讯来归。纶在统兵讨贼中,屡败不屈。后来,连已投西魏的旧部亦接纳他,最后被西魏大将杨忠打败擒获,不屈殉国。纶被杀时,异象屡现,百姓立祠庙纪念他。这段史实,《梁书·萧纶传》写道:“行至汝南,西魏所署汝南城主李素者,纶之故吏,闻纶败,开城纳之。纶乃修浚城池,收集士卒,将攻竟陵。西魏安州剌史马岫闻之,报于西魏。西魏遣大将军杨忠,仪同侯几通赴焉。(大宝)二年(551)二月,忠等至于汝南,纶婴城自守。会天寒大雪,忠等攻不能克,死者甚众。后李素中流矢卒,城乃陷。忠等执纶,纶不为屈,遂害之。投于江岸,经日颜色不变,鸟兽莫敢近焉。时年三十三。百姓怜之,为立祠庙。后世祖(元帝)追谥曰携。” 又《南史》记载为:“魏闻之,遣大将杨忠、仪同侯几通攻破城,执纶,纶不为屈。通乃卧大鼓,使纶坐上杀之,投于江岸,经日色不变,鸟兽莫敢近。时飞雪飘零,尸横道路,周围数步,独不沾洒。旧主帅安陆人赦破敌敛之于襄阳。葬之日,黄雪雾糅,唯冢圹所独不下雪。杨忠知而悔焉,使以太牢往祭殡焉。百姓怜之,为立祠庙。”

上述两则史科,是萧纶临终及百姓建庙纪念他等详情。宁海地区,宋代《嘉定赤城志》记载,:“靖边侯庙,在县西一里。祀梁田将军,钱氏宝正六年建,仍赐封。旧传随梁王避地于此,与董将军、贾中丞、左足庙同时立焉。淳熙九年重建。贾中丞庙,在县溪南六里,建炎中重建。左足庙,在县西一十五里,祀萧知吕,臣梁王者也。……花搂庙,在县东一百五十步。祀安仁、靖边二侯及董将军、贾中丞,唐广德中建。” 上述五庙,皆为祀同田什将军一道,随梁王萧纶来宁海,并定居宁海之人。其中田将军率寅、宅两子同叛军奋战,两子均壮烈牺牲。他护卫邵陵王萧纶退奔宁海。当梁王纶受东扬州剌史大连猜忌率兵去旧部驻札的江淮时,田将军在国破子亡的悲痛中,又见梁室子孙内部不和,于是请准带孙子留守宁海等海滨边疆,梁元帝平定叛乱后,封为靖边侯。董将军定居枧头,传说娶褚氏为妻,今庙仍存,庙旁还有卸甲墩,去年因此处建房被推平。贾中丞庙在溪南前洋自然村南面山麓,今香火不绝,建有戏台。这五座皆是宁海良吏的乡贤庙了。由上述史料可推知,纶留在宁海之部属,将他驻兵之桐柏山改称梁王山,在梁王山为他建庙也在情理之中了。至于梁王山之庙被称梁宣帝庙,实为误传,下面有专节表述。

梁元帝平定侯景叛乱,封赏功臣

平定侯景叛乱的是梁武帝第七子一一元帝萧绎(508一554),《南史·梁本纪》写道:“天监十三年(514)封湘东王。太清元年(547)累迁为镇西将军、都督、荆州刺史。太清三年(549)三月,侯景陷建邺。四月……寻上甲侯诏,自建邺至(江陵),宣(武帝三月)十五日密诏,授绎位假黄钺、大都督中外诸军事、司徒、承制。于是立行台于南郡而置官司焉。” 由于侯景善使阴谋鬼计,梁室子孙多人想争夺帝位,萧绎虽受命平叛,经历了艰难之历程。先简述侯景叛乱后的几个称帝、换位、叛乱的几个片断:

景奉萧正德为帝:太清二年(548)八月,侯景举兵反。十一月,景立萧正德为帝,称正平元年。正德为武帝侄儿,曾认为养子,封临贺王,侯景知其有皇位野心。武帝于是年十月任正德为平北将军,屯丹阳时,叛降并接应侯景过江。次年三月台城陷落,侯景复太清年号,矫武帝诏,退平叛兵,降正德为侍中、大司马。正德悔被景骗,密书调兵败露,六月被侯景杀死。

仍奉梁武帝:太清三年(549)三月侯景陷台城后,仍阳奉武帝,使亲信守宫殿,矫诏大赦,自为大都督、都督中外诸军事……大丞相。武帝对侯景的奏事虽多不准,景亦不敢逼,但武帝的御膳亦被裁减,在忧愤中,于是年五月驾崩。

景奉简文帝:太清三年五月,侯景奉太子萧纲即皇位。明年改称大宝元年(550)。简文帝于次年八月,被景废为晋安王,幽于永福省,是年十月,被景派人毒杀。

景奉萧栋为帝:大宝二年八月废简文帝后,迎豫章王萧栋即皇帝位。改元为天正元年(551)。十一月,景篡位,封萧栋为准阴王,幽于监省。

侯景篡位;是年十一月,景矫萧栋诏,自加九锡,称汉国,置丞相以下百官。……寻又矫萧栋诏禅位于己。改元为太始元年(551)。次年(552)三月,被王僧辩打败追捕,逃至松江壶豆洲,被前太子舍人羊鲲杀死。传首建邺、江陵。

萧誉等抗命:太清三年(549)四月,萧绎征兵于湘州制史河东王萧誉,遭拒命,七月绎命世子方等讨誉,世子战败被杀。又遣镇兵将军鲍泉讨誉。九月,雍州剌史岳阳王萧詧举兵犯江陵。大宝元年(550)四月,替代鲍泉攻湘州的左卫将军王僧辩,克湘州,斩誉,湘州平。

萧纪称帝:武帝于太清三年(549)五月崩后,第八子武陵王萧纪于大宝元年(550)四月,称帝于西蜀,年号天正。萧纪称帝时,担任持节、都督益、梁等十三州诸军事,安西将军、益州刺史等职务。太清五年(552)四月,纪帅军东下,至巴郡,将图荆、陕。元帝两次致书而不听,兵败后被巴东民符升、徐子初杀于峡口。众军归降元帝。

元帝平定侯景叛军之过程是:《南史·本纪》中记载:“(大宝)二年(551)三月,侯景悉兵西上,润四月,景遣其将宋子仙、任约袭郢州,执刺史方绪。庚戌,领军王僧辩屯师巴陵。五月癸未,帝遣将胡僧佑、陆法和援巴陵。六月,僧佑等击破景将任约军,擒约,景解围宵遁。以王僧辩为征东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尚书令,帅众追景,所至皆捷。进围郢州,获贼将宋子仙等……(侯景从巴陵败回建邺后,更疯狂地废、杀简文帝,立、废萧栋,篡位称帝。)承圣元年(552)二月,王僧辩众军发自寻阳,帝驰檄四方,购获景及逆者,封万户开国公,绢布五万疋。三月,僧辩等平景,传首江陵。”上述平叛过程,历时一年。

关于封赏平叛功臣,皆在元帝即位之承圣元年(552)11月以后,因简文帝和萧栋完全受侯景控制,后梁宣帝为西魏附庸,受封于魏恭帝元年(554),仅管江陵一州之地,不可能封赏平叛功臣。可以推知,追封萧纶为邵陵携王,封田什将军为靖边侯,也是元帝即位后,封赏平定侯景叛乱的功臣之时。还有1993年出版的《宁海县志》田什传称:“萧纶得以还都,感田什忠义,奏请后梁朝廷封其为靖边侯。”也系误记,因萧纶早于杀侯景前一年多已殉难,更不可能由纶奏闻朝庭,更不会有后梁能封。

梁宣帝庙乃误称 与附西魏忧愤终之詧无关

由于梁王山得名、建梁王及靖边侯等庙皆为萧纶、田什等人,同后梁宣帝毫无关系,故误称梁宣帝庙的原因,值得探讨。宋代《嘉定赤城志》中提出两种说法::“梁宣帝庙,在县西三十里梁王山上。梁太清末建。旧传王避地于此,故祠之;(此说合乎情理)今按王艺、张嗣良《庙记》乃为宣帝詧,盖昭明第三子,尝为会稽太守,有德,及物故,为立祠,未知孰是?”而宋人王艺的《后梁宣帝祠碑》中,亦两说并列,待“好古博雅君子得究其详。”他写道:“余疑其(詧)为政会稽,有德及物,人为祠之。” 综观梁宣萧詧一生之主要轨迹,“为政有德”之说亦难成()。今引两段史实:

《北史·僭伪附庸·萧氏》中萧詧早期的简历:“梁帝萧詧,字理孙,兰陵人,武帝之孙,昭明太子统之第三子也。幼好学,善属文,尤长佛义,特为梁武嘉赏。梁普通中(520一526),封曲江县公。及昭明太子薨,封詧岳阳郡王,位东扬州刺史,领会稽太守。初,昭明卒,梁武舍詧兄弟而立简文,内常愧之,故宠亚诸子。以会稽人物殷阜,一都之会,故有此授,以慰其心。詧既以其昆季不得为嗣,常怀不平。又以梁武衰老,朝多秕政,有败亡之渐。遂蓄聚货财,交通宾客,招募轻侠,折节下之。其勇敢者,多归附焉。左右遂至数千人,皆厚加资给。大同元年(535),除西中郎将,雍州剌史,都督五州诸军事,宁蛮校尉。詧以襄阳形胜之地,又梁武创基之所,时平足以树根本,时乱足以图霸功,遂务修刑政。”;后期投魏、称王、被封宣帝之史实是:“是岁(549),梁元令柳仲礼图襄阳,詧乃遣妃王氏及世子寮为质请救.周文令荣权报命,仍遣开府杨忠为援。十六年(550),忠禽仲礼,平汉东。西魏命詧发丧嗣位,使假散骑常侍郑孝穆及荣权策命为梁王。乃于襄阳置百官,承制封拜。……魏恭帝元年(554),周文命柱国于谨伐江陵。詧以兵会之。及江陵平,周文(北周开国主文帝,时为魏相)命主梁嗣,居江陵东城,资以江陵一州之地。其襄阳所统,尽入于周。詧乃称皇帝于其国,年号大定。……周文乃置江陵城主,统兵于西城,名曰武桓周文,外云助詧备御,内实防詧。……八年二月,詧终于前殿,时年四十四。是岁,周保定二年(562)也。八月,葬于平陵,谥曰宣皇帝,庙号中宗。”以上就是萧詧从未立皇储而有异心、至蓄谋、抗命、到投魏、封帝、失国,本人亦在监管之下,郁愤而死的生平。后人因其生前有德,立祠庙祀祭理由是不存在的。被误称宣帝庙之理由,笔者在查阅梁、陈史事中,还发现《北史·列传·萧氏》尾部记载:“岩,字义远,詧第五子也,性仁厚,善抚接,历尚书令、太尉、太傅。入陈,授东阳州剌史。及陈亡,百姓推岩为主。为总管宇文述所破,伏法于长安。” 萧岩为萧詧的第五子,梁亡投陈后,担任东阳州剌史,管辖会稽地区,至隋文帝统一全国时,仍被百姓拥为抗隋主将,后被隋将宇文述活捉,杀于长安。由此可知,梁宣后人在会稽地区影响很大,故把纪念萧纶的梁王庙,称为纪念萧詧的梁宣帝庙,可能性很大。

相关链接:

 
 

   

  进入评论>>> 新会员免费注册
论坛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