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旅游快讯 → 正文

 

 

陪徐氏后裔重走梁皇山 

 

 

宁海旅游网 http://www.nhly.net 2013年05月09日  作者:柴门

   
      丁亥年(2007)正月十四(阳历三月四日),有客自江苏江阴徐霞客故乡来,徐氏后裔徐和明、徐立刚、张秉忠先生一行三人,应宁海旅游局邀请,专程来前童观灯,重走徐霞客古道,过访柔石故居。十五日,拟游梁皇山,欲探先祖踪迹。宁海跃龙诗社有幸陪同,略尽地主之谊。
      翻开《徐霞客游记》,开卷便记;癸丑三月晦(三月晦,就是农历三月三十),自宁海出西门,云散日朗,人意山光,具有喜态。三十里,至梁皇山,闻此地於菟夹道,月伤数十人,遂止宿焉。
      四月初一,早雨。行十五里,路有歧,马首西向台山,天色渐霁。又十里,抵松门岭,山峻路滑,舍骑步行。自奉化来,虽越岭数重,皆循山麓,至此迂回临陟,俱在山脊。而雨后新霁,泉声山色,往复创变,翠丛中山鹃映发,令人攀历忘苦。又十五里,饭于筋竹庵。山顶随处种麦。从筋竹岭南行,则向国清大路……。
      读着这些三百多年前的记游文字,这言简意赅的语言修辞,这熟知的溪山地名,西门、梁皇山、松门岭,宁海境内的山川形胜,经一代游圣的点批,无不历旧弥新,一一勾起今人探古之幽情。
      公元1613519日,二十八岁的徐霞客只身来游天台山,从宁海出西门,走驿道至梁皇,闻於菟而夜宿梁皇驿。第二天循古道西进,路曲山回,沿途所见,人意山光,溪流涌泉,修竹茂林,野花烂漫;今天读来,犹清新如昨,齿颊一新,令人暇思,撩人游兴。
      是日,一行三十三人乘车至梁皇山,群峰先自映入眼眸,岚气扑面而至。放眼远望,景区内山峦起伏,千姿百态;雨后青黛,岚云出岫,别有一番韵趣。移步换景,群峰卓立,恰如画屏连绵;溪声鸟鸣,不绝于耳。双门岩巨石突兀,天造地设,恰如一道天然门户,拔地而起,直耸云天。每至云蒸雾绕,群峰宛如空中楼阁,隐约飘渺于云海之中,望之使人心旷神怡。面对诗情画意,卓趣天成,人不由得轻轻吟出;  
      满溪春色映山光,天柱峰峦雾欲彰。
      岚壑风清川泻玉,百回千折到梁皇。
      入得山来,沿卵石斜道迈步台阶,一座短桥横卧于公路盘山道上;溪桥之下乱岩阻滞,山泉迸发,枕石漱流,潺潺作响。沿栈道而攀,绿荫扶苏,山势渐陡,兀岩壁立;头上青藤野枝,脚下白水惊湍;俯瞰处,惶惶不知已临深渊。抬头望,一匹白练,自上而下,訇訇作声;凹凸的山岩把溪水裁叠成两折,飞珠散玉,如丝如练,这就是中段有名的“九天飞瀑”。据说大雨后,山泉汇发,隆隆作响,似喷如涌,雾气水气,五里方圆内都能听见。正如一诗所概括;
      涵谷幽深别有天,紫峰岚气石生烟。
      藤萝密树疑无路,栈道凌空瀑四渲。
      不知380多年前的徐霞客有没有到此观瀑;按志书上记载分析,徐霞客当年走的应是北道,那里有梁皇簪,有拜经台,还有石彻的驿道,是出梁皇通天台的必经驿路。只是北道更长更幽深。古人没有今人的取巧,跋山涉水,一步一个脚印。
      出得栈道,人便在曲曲弯弯的山路上穿行,时而岩石,时而跨涧,时而拾阶。天柱峰更近更幻,巨大的山峰如石屏横空,形态各异。脚下流泉叮当,兀岩叠翠,不知名的紫花悄然点缀,啼鹃之声时有所闻;雨后初岚,如雾如纱,缠绕在植被和山体之间,隐隐约约,似氤似氲,生机盎然。不知不觉,人已走在图画之中,诗情画意悄然而生;
      拔地青川绿绣浮,危岩藏翠在山沟。
      寒潭凝碧飞流下,一片泉声与石湫。
      这大概就是当年徐霞客游记中所描,“雨后新霁,泉声山色,往复创变”,“翠丛中山鹃映发”,穿行其中,确有“攀历忘苦”之感觉。穿越时空的继承,感受益深;揣古人之忧乐,蹈古人之踪迹。不知不觉中,路又绕上一道山梁,前面视野开阔,云层、雾气扑面而来,脚下山峦已被遮得严严实实,望之玄然。人恰如在云海里飘行,唯一可依的是巨石上的竹亭,凌空欲飞;竹阶竹栏,飞檐翘角,悬空而独立;可凭可憩,可啸可吟。亭之边有清潭一泓,湍湍而下,在翡翠似的水面上泛出点点白花。看此潭广不过二丈,深不见底,不知为何而名“蝴蝶泉”,岂非象形?莫非兼情!稍坐之后,即景诗已成初稿;
      路曲山回白水鸣,竹轩临涧自幽清。
      不知雾霭从何出,却听啼鹃三二声。
      徐氏后裔在亭泉边拍照留念,饮水思贤,亦算是探源的的凭证。一行人或坐或站,一边洗手,一边品泉,有说有笑;初尝之余,甘甜清冽,疲劳顿消。小憩复行,路曲径回,山岩益巉,沟壑益深。这大概就是游记中所提,“迂回临陟”一词的涵意,至时倍感真切。溯流而上,一股股山泉从灌木中沿石壁涔涔而下,汇成数段白色龙湫,此名曰“观之瀑”,倒有几分象形;白水潺潺,裂石穿罅,百折而不挠。
      不远处便是试剑石,一块巨石被一劈两半。不知何人,使何利器,能使石头断裂;传说是梁王试剑,这大概亦是意撰而已,不足为凭,但此山确是梁宣帝萧詧避祸景侯作乱之隐居地。剑石边还有一不知名的石潭,狭长而幽深,水色清澄,淙淙有声,似琴如筝,煞是好听,人不能不为之动情?或名之曰“官财潭”,以谐音取其蕴藏的意思。不知山水之泄为何能有如此妙音;叠石非知音,只因漱流而滋润;草木禀灵性,因水而秀奇。一片片灌木丛在涧边萦绕,格外有生气。众人跨涧绕崖,渐行渐远,水声愈沉,山色益清,茂林越静。
      跃上岩顶,眼前霍然开朗,丛林郁郁葱葱,茂竹摇曳,羊群点点,天高而气爽;阡陌纵横,山色浓淡,辖然在目;虎跳潭塘阔水清,绿波盈盈,春水潺潺而下泄。这与徐霞客游记中“闻此地於菟夹道,月伤数十人”记载有关,此潭也是一处“虎踪”遣闻。绕开水塘,人群开始在石坎上和竹林中绕行,夹岸便道,小桥流水,有色有声。望着这世外桃源般的田园风光,有人不禁脱口而吟;
      黛色空蒙细雨时,卓然图画五言诗。
      清泉几处潺潺下,竹笠板桥归牧迟。
      登高行程到此应算结束,田园牧歌已在招手,人群陆陆续续向外辽村结集。为纪念此行盛况,大家在外辽村前石桥下摄影,虽是集体照,但限于山溪格局,站立不同,高低参差,姿态各异;脚下有流水,前后有岩石,人或坐或蹲,或笑或喊,亦算是一张独特的集体照了。
      不远处就是称里辽的村落,阡陌在望,饮烟袅袅。沿卵石路上行,穿竹林,步石阶,一堵堵青石墙古朴而苍老,房屋高低错落,黛瓦渚窗,曲径小巷,给人格外整洁清爽的感觉。时近中午,远处鸡鸣犬吠,好客的里辽人热情接待外客,端水使茶,抹桌掇橙。有人乘此又作了一诗;
      岗外青山四面遮,竹林深处问人家。
      鸡鸣犬吠时中午,袅袅饮烟待客茶。
      说话间工夫,饭菜已准备停当,搬到桌上的都是农家菜;有白头腐,炒香干,豆腐渣炒芥菜,洛笋烧肉,洋芋艿,紫蕃薯,肉骨头煮罗卜,炒鲜笋,莴笋炒肉片,还有家酿蕃薯烧解馋。主食是柴烧的大镬饭,入口有香气,下饭的有咸笋头,直吃得众人酒足饭饱,馋嘴的还惦记着吃镬底的锅巴。山里人的热情好客,让我们城里人得以一饱口福。
      问当地人才知,此地离筋竹岭还有十里,就是说,按我们同样的速度,当年徐霞客一上午走的是四十里,饭于筋竹庵,而我们只走了三十里。相比之下,优劣立判,感概之余,也让我们更加感叹游圣的坚韧与不易。用脚步量地球,这是要何等的毅力与决心呀,今人何能及此。
      用完中餐,众人告别热情的山里人,依依惜别。回程选择在南线,一直走下坡路。山道由溪卵石铺成,光圆溜滑,下山反比上山难;一不小心,人还要打滑。徐霞客游记中也提到“山峻路滑”,据说这是上辽人长年累月脚磨而成,在没有开发搞旅游之前,这是山里人进出的唯一一条山路。
      下坡途中,不时有景点跃入眼中,天竺观景台、十二连峰、梁源潭、金龟戏水、一线天、五指峰、虎跳峡、彩石滩等等。虽然景色各异,人群也有驻足观看的,但不外是山峰逶迤,千姿万态,白水淙淙,百折千回。同样的线路已不堪重复,这同人的心情有关系,一是下着小雨,二是没了初游时的劲头。古语曰,“一而鼓,再而疲,三而竭”,人之兴趣不外其例。其实,梁皇山的幽深远不是我等凡人所能体会的;其三条峡谷造意奇特,幽深诡秘;形态各异,鬼斧神工,极富灵气。而变幻的山峰,飘渺的云气,更给梁皇山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故而久负佳名。而山水的下泄,百回千折的壮观,更给画面增添了不少灵气。难怪三百多年前的游圣在去天台山的途中,把梁皇山之行记在开篇里。
 
(信息来源:宁海新闻网)
 
 
  进入评论>>> 新会员免费注册
论坛新帖